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送你比较安全。”白臣亚眸光闪了闪,很坚持。

    总裁都已经开始让人给她送蛋糕了,他不能看着她傻傻的被骗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茉抗议无效,又不能直接回严家庄园,只能继续去尚凌司那里。

    还好她爸爸不在家,否则知道她天天去看美丽叔叔,不气死才怪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住在叔叔家?”白臣亚听见她说的地址,微微蹙起眉。

    他送她的次数不少了,可每次,她似乎都会去尚氏集团。

    他到现在还不知道,她家究竟住在哪里。

    是巧合吗?

    “我爸爸妈妈出国过二人世界了,我暂时住在叔叔家。”严舒茉大眼睛一眨巴,狡黠的启唇。

    半真半假的回答,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见白臣亚打消了疑虑,她才蹦跶着,朝着尚氏集团里跑。

    可进了集团,却得到消息,尚凌司今天请假没有来集团。

    “请假了……”严舒茉嘟了嘟嘴。

    美丽叔叔可是劳模,从来不请假的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呀?

    严舒茉一想到这个可能性,立马转身朝着尚凌司的别墅跑。

    她一走,助手连忙打电话通知尚凌司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尚家别墅里。

    大气磅礴的建筑,中间的喷泉,各式的水花,在半空中绽放出不同的形状,在微光中,折射出晶莹的光泽。

    两旁的花圃,种满了红玫瑰,跟白色的建筑物,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奢华的大厅里,此刻播放着悠扬的大提琴。

    真皮上,却看不见一个人。

    尚凌司高大的身躯,只穿了一件深灰色睡袍,正缓缓的从楼上走下来,目光在客厅里扫了一眼,就拧起眉。

    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“余小姐在餐厅。”身边的管家,恭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闻言,尚凌司的眉心拧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身体不舒服吗?不好好休息,又跑餐厅做什么了?

    尚凌司狭长的桃花眼微微眯起,提步就朝着餐厅走过去。

    还没有走到餐厅,就听见余心星温柔的声音,从里面传出来——

    “汤好了,盛出来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司不喜欢吃青菜,白灼就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牛排要七分熟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尚凌司站在餐厅的门口,看着在餐桌前,不停布置这个布置那个的女人,邪魅的脸庞上,透着幽光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,伸手就揽过女人的腰,将她抱进自己怀里,低头就在她的脖子上咬了一口,一直到听见她喊疼,才松口。

    “身体不舒服还喜欢瞎折腾,既然你精神这么好,我晚上回公司加班。”尚凌司附在她耳边,咬牙启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心星身体一震,有些意外的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她今天一直在好奇,他向来将工作放在第一位,怎么突然休息不去公司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因为她身体不舒服吗?

    她的心里,蓦地一动,咬了咬唇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就算要去加班,也先吃饭,我让厨房做了你爱吃的牛排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管家会安排,不用你亲力亲为,我让你留在我身边,不是让你做这些的。”尚凌司语气不善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那我该做什么?”余心星反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