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你放心,投资部的人都已经走了,我听说你留下加班,过来看看你。”严舒瀚走上前,大手按住了她的小脑袋,就朝着办公室里扫了一圈。

    确定里面只有她一个人,没有其他男人,才敛起眸,若无其事的垂眸。

    “工作忙完了?你刚才在等什么人?”

    金特助跟在自家少爷的后面,看见自家少爷明明过来查岗,还找了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,差点憋不住喷了。

    捂住嘴,就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等什么人,就是在加班,以为领导回来了,我紧张,所以就跑出来看看。”严舒茉心虚的不敢看严舒瀚的眼睛。

    要是让哥哥知道,她中午是因为白臣亚,所以放了他鸽子。

    晚上又打算抛弃他,去白臣亚家里吃饭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一定会被她哥哥大卸八块的!

    “哥哥,我的工作做完了,我们回家吧!”严舒茉转身去拿了自己的宝宝,就拽着严舒瀚往投资部外面走。

    万一白臣亚这个时候回来,撞上可就惨了……

    “嗡嗡!”严舒茉的手机,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扫了一眼,发现是白臣亚的电话,小心脏抖了抖,抬头看了一眼站在她身边的严舒瀚,迟迟不敢接。

    “谁的电话,怎么不接?”严舒瀚察觉到什么,垂眸问道。

    “打错了!”严舒茉想也不想的挂断了,将手机调了静音,塞进了包里。

    然后就拽着严舒瀚从总裁专属电梯,直达了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朝着严舒瀚的跑车走过去……

    “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忙,请稍后再拨……”白臣亚刚下车,将自己的车子停到地下停车场,就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听见电话里传来的提示音,他眉心皱了皱。

    脚步一顿,重新再拨了一遍。

    电话打通了,却一直没有人接。

    白臣亚心口一紧,想到她一个人在办公室加班,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他神经一凛,提步就朝着电梯走过去。

    刚要上电梯的时候,眼角的余光,却瞥见一辆跑车从他的身后开过,副驾驶座上的身影,有些眼熟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迅速的转过身,朝着车子的方向看过去。

    可车窗已经升了起来,什么都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是他的错觉吗?

    他怎么觉得跑车上的人影,跟她很像……

    等白臣亚回到投资部,部门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桌子上,只留着她处理过的文件。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,刚要再给她打电话,就发现自己的手机上多了一条短信,是严舒茉发来的。

    她临时有事先走了,改天再去他家吃饭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拿着手机的手,微微收紧,脑海里有什么讯息一闪而过,快的他来不及捕捉。

    深邃的黑眸,微微的敛起,就在她坐过的位置上,缓缓的坐了下来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严家庄园里。

    严舒茉吃着大厨做的菜,脑子里,却在怀念白臣亚的手艺。

    整个人都没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,蔫蔫的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连吃的都提不起你的兴趣了?”严舒瀚瞥了她一眼,眼里明显有着提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