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的声音格外动人,透着浓浓的蛊惑的意味,让人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严舒茉的身子,不自觉的变软,瘫在他怀里,任由他为所欲为……

    漂亮的大眼睛里,透着迷茫。

    白臣亚看着她单纯不谙世事的样子,硬生生的压住了自己想要将她拆吃入腹的念头。

    将她从床上拉起来,用力的抱紧怀里。

    良久,才将自己躁动的情绪,克制住了。

    “白臣亚,你抱够没有?你抱够我要回家了……”严舒茉迟钝的神经,像是终于察觉到男人不对劲的地方,从他怀里爬出来。

    跑出卧室,就抓过随身包,出了公寓。

    一口气跑到路边拦车,钻进计程车里,心跳的速度都没有停下来……

    他们刚才,差一点就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伸手捂住脸,浑身都是白臣亚残留下来的气息,就像他还在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计程车在严家庄园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严舒茉付了钱,就伸手拢紧了身上的外套,往庄园里跑。

    不敢见严舒瀚,就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房间,关上门,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,她脑子里乱糟糟的,抓起一套睡衣,就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在镜子里瞥见脖子上的吻痕,一下就愣住了……

    要是让她哥哥发现有人在她的脖子上留了吻痕,白臣亚一定会死得很惨的!

    不行,她得要想办法遮住。

    明天还是穿高领毛衣吧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打定了主意,才放心的洗澡,出了浴室,刚扑到床上准备睡觉,突然才想到什么,嚯的从被窝里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跟白臣亚不是男女朋友,他为什么突然亲她?

    她不举报他就不错了,居然还想着替他隐瞒……

    不过白臣亚对她挺好的,又给她带蛋糕,又替她干活,今天还给她做好吃的……

    要是他被哥哥打死了,以后上班就没有人替她干活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她好像又平衡了。

    钻回被窝里,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严舒茉一进到投资部,就发现气氛不对劲。

    正准备悄无声息的溜进办公室,就见一众同事,突然都朝着她围过来。

    “严舒茉,昨天你去总裁办公室,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总裁有没有骂你,还是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知不知道我们部门今天有一个主管被开除了?就是昨天骂你的那个主管……”

    “总裁这么帅,他骂人的样子,肯定也很好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信息,不停地钻进严舒茉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她听了半天,一句话都插不上嘴。

    但是却隐约听懂了什么。

    投资部今天有人被开除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想要知道,昨天的总裁视察,他们投资部是不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,但是又摸不准总裁的心思,担心下一个倒霉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严舒茉是他们当中,唯一一个被总裁叫走的人,原本大家听见有裁人通知的时候,都以为被开除的人会是她,没想到严舒茉没事,但是没看出做错什么的主管被开除了。

    大家顿时就都慌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