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发现她现在越来越怕白臣亚了。

    尤其他不说话的样子,让人根本摸不清他的心思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看着女孩心虚的样子,黑眸里氤氲出一抹意外,旋即,浮起一道暗光,伸手将她面前的汤碗移开。

    “我还可以吃饭吗?”严舒茉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不等白臣亚开口,已经飞快的伸手抓起筷子,就继续扫荡生鱼片。

    她不是生理期,可以随便吃……

    “空腹不能吃生冷的食物,先吃点别的。”白臣亚的筷子,像是故意在等她,她刚夹起一块生鱼片,他就抢走了。

    放进了自己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空腹,为什么你可以吃!”严舒茉指控道。

    晶莹的大眼睛,直勾勾的盯着被白臣亚抢走的生鱼片,气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家伙!

    “我是男人。”白臣亚淡淡的启唇,俊美的脸庞上,透着理所当然的光色。

    然后,往她的碗里夹了一块香酥排骨。

    严舒茉立马夹起来放进了嘴里,刚才还气鼓鼓的小脸,瞬间就变得笑眯眯。

    管她什么吃的,只要好吃就行!

    吃饱喝足,她才满足的靠在椅子上休息,伸手揉着吃到圆滚滚的小肚子……

    “好吃!”严舒茉发自真心的夸奖道。

    比她家大厨做的还好吃,她都吃撑了。

    严舒茉正想着坐一会儿,消化一下,看看还能不能再吃一点,白臣亚的手就伸到了她面前,替她擦掉了嘴角的米粒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茉一怔,呆呆的看着他手指上的米粒,小脸微囧。

    因为害羞,有点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她一紧张就喜欢咬唇,原本就粉嫩的唇瓣,也被她咬红,诱人采撷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看着她,眼眸渐渐变得深邃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?”他的声音,变得磁性黯哑。

    “嗯嗯,可好吃了!”严舒茉点头如捣蒜。

    她都吃撑了,恨不得自己有两个肚子,还可以再吃一顿。

    她晶莹的双眸,笑弯了眉眼……

    “我尝尝看。”白臣亚丢下一句,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低头吻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唔!”严舒茉刚要往后退,他的手就扣住她的后脑勺,将人往自己怀里压。

    她唇齿间的香甜,几乎要将白臣亚逼疯。

    不知餍足的索取着……

    等他松开她的时候,严舒茉已经因为缺氧,娇小的身子,都无力的靠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他的眼前,仿佛又掠过在总裁办公室面前看见的那一幕……

    严舒瀚那么宠溺的揉着她的头发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眸光一暗,将她打横一抱,就朝着自己的卧室走过去,将她放到床上,就俯身而上。

    重新堵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白臣亚……”察觉到他身上掠夺的气息,严舒茉害怕的伸手攥住了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这样的白臣亚,跟平时好不一样,变得好霸道,好强势,就像她哥哥一样。

    可又跟她哥哥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哥哥只是疼她,可白臣亚像是要吃了她……

    “茉茉,茉茉……”白臣亚松开她的樱唇,却附到她的耳边,轻轻的呢喃着她的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