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跟严舒茉相反。

    白臣亚腰际上围了围巾,正拿着抹布,在认真的擦拭着一旁的水壶……

    看见走进来的人,立时恭敬的微微俯身,“总裁好。”

    “总裁好!”

    严舒茉像是一秒钟回过神,连忙将奶茶放下,就从椅子上蹦跶了下来,冲到严舒瀚面前,九十度躬身,恭敬的问候。

    随即,在没有人看得见的角度,拼命的朝着严舒瀚眨眼睛。

    像是在暗示严舒瀚快叫她起来,弯着腰很累的……

    小狐狸……

    严舒瀚无声的在腹诽了一句,刻意无视了她的暗示,径直的看向白臣亚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投资部刚来的新人?”严舒瀚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目光认真的打量起在他面前还宠辱不惊的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年纪跟他相仿,长得还可以,就是一副黑框眼镜太减分,不过看在这个新人愿意替他照顾妹妹,自己把活干了的份上,勉强入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“回总裁,我们都是投资部的新人,我叫严舒茉,他叫白臣亚!”严舒茉瞅准机会,不等严舒瀚让她起来,就自己站直了,笑眯眯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了吗?”严舒瀚冷着脸,公事公办的呵斥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茉嘟了嘟嘴,默默的站到一旁扎小人。

    凶什么凶?大总裁了不起?

    欺负她,她回去就打电话告诉爸爸和干爹,说哥哥欺负她。

    “总裁,她就是我刚才跟您说的那个实习生,您也看到了,让她来打扫茶水间,她居然还将工作都推给了新同事,自己在那里喝奶茶,太不像话了!”主管一见严舒瀚不高兴,立时就帮着他训斥严舒茉。

    话音还没有落下,就被严舒瀚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说话了?”

    主管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是他多嘴。

    主管默默的捂住嘴,退后一步,实在摸不准他们总裁的心思呀。

    听见主管的话,严舒茉大眼睛一提溜,突然就伸手捂住了肚子。

    “哎哟,我肚子好痛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来不及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,严舒茉突然捂着肚子,就朝着严舒瀚走过去。

    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一脸的可怜兮兮。

    “总裁大人,我知道是我不好,我不应该上班的时候开小差,让同事帮我干活,原本我是想要自己干的,可是生理期,肚子实在是太不舒服了,才会让小白帮我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千万不要开除我……”

    严舒茉的语气要多真诚有多真诚,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,就差没有说自己上有小下有老,没了工作就活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严舒瀚看着她明显在演戏,差点憋不住伸手揪住她的小脸。

    亏得她的同事居然信了,都开始帮她求情。

    “总裁,是我让严舒茉休息,主动帮她承担工作的。”白臣亚走上前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他就是这样,不管面对什么人,哪怕是刻意压低了自己身上的气场,可那种天生的贵气,却很难压制的下去。

    光是说话的方式,就带着一股与众不同的不卑不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