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舒茉被他问得一怔,半响不知道要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她进投资部,是为了监督方伟,顺便实习的,不会一直留在投资部。

    可白臣亚不一样,他是投资部的实习生,他想要留在严氏集团,就要从投资部开始努力,她也不知道自己能陪他多久……

    想到有一天不能并肩作战,她心里突然有一点不舍。

    虽然一开始很讨厌他,可是相处之后,突然发现他只是嘴硬心软,对她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尤其昨天还因为保护她,背都烫伤了……

    想到他背上的伤,严舒茉连忙去搬了一张椅子过来,就将白臣亚按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坐好不要动,你身上有伤,打扫这种小事,我一个人就可以了,对了!我先去给你倒杯水,你可以坐着监工,帮我检查哪里没有收拾干净……”

    严舒茉转身就飞快的去拿杯子,根本不给白臣亚抗议的机会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总裁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“少爷,通知已经发下去了,投资部那边应该已经开始在准备了。”金特助走到严舒瀚身边,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严承池带着夏长悦出国了,却留了金特助下来帮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算是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糖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以前视察部门,从来不会提前通知,都是打突击,怎么这次,特意提前通知了?”金特助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提前通知后的视察,能看见的只是表面功夫。

    这样的视察,几乎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,这种面子功夫,严舒瀚是最清楚不过,也从来不屑,这次却例外了。

    金特助怎么也想不通……

    “你忘了,茉茉在投资部,要是我突然过去视察,会吓到她。”严舒瀚抬手扫了一眼手上的奢华腕表,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从办公桌前站起来,简单的一个动作,浑身上下却透着睥睨天下的高贵桀骜。

    金特助看着眼前的严舒瀚,就仿佛看见了年轻时候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只不过严舒瀚身上,多了一抹狡黠和腹黑。

    霸道的同时,却带着让人措不及防的随性,做事无迹可寻……

    “时间差不多了,走吧,去看看她在投资部适应的怎么样。”严舒瀚嘴角一勾,脸上多了一抹惊心动魄的邪笑,让他的表情平添了一抹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只有金特助能看懂,他这是打着工作的名号,去监督自己的妹妹在投资部有没有被人拐骗了……

    金特助连忙跟上去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投资部里。

    所有正式员工都一列排好,主管级别的,站在前面,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,努力的往外看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,严氏集团的总裁视察从来不会提前通知,这一次突然例外,肯定是有大事要发生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总裁很年轻,而且很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帅,我从来就没有见过比他好看的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重点不是有钱吗?一个有颜有钱的天才,天底下简直找不到第二个了……”

    投资部站在后面的员工,等了一会儿不见人,已经忍不住讨论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