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严舒茉刚含进嘴里的一口水,径直的喷了出来,猛地咳了两声,才看向特助。

    “王特助,你刚才说严总要来视察工作,是哪个严总?”

    该不会是她认识的那一个吧?

    “严舒茉,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?在严氏集团,除了董事长和总裁,谁敢自称严总?董事长出国了,能到咱们投资部来视察的人,当然是总裁!”

    王特助劈头盖脑就将她训了一顿。

    连带着,将白臣亚也叫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们,你们两个新人,不要仗着有点小聪明,就给我放肆,在总裁面前,你们连他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,都给我警醒着点,要是惹怒了总裁,都给我吃不完兜着走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清楚了没有?”王特助见他们两个人都不说话,顿时怒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新人,一个个都将自己当大爷似的,听见总裁的名号都不害怕。

    要知道当年实习的时候,听见主管的名字,都得绷紧神经。

    不行,部长请了病假不在,他可不能让两个新人坏了投资部的名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去打扫咱们投资部的茶水间,不打扫干净不许出来!”王特助眯了眯眼睛,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总裁不是要来视察了吗?”严舒茉嘟了嘟嘴,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总裁要来视察,所以你们才要躲起来,要是让总裁知道你们这样的新人都能进投资部,还不知道会对我们投资部失望成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王特助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茉刚要说什么,一直沉默的白臣亚已经伸手拉着她,就朝着茶水间的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一进茶水间,严舒茉就忍不住吐槽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吗?说我们不够资格见总裁,是嫌弃我们工作能力吗?我们可以笔试第一第二名进的投资部,简直是狗眼看人低!”

    再说了,不想让她去总裁,至少给她安排个轻松的活,为什么要让她来打扫茶水间?

    简直就是歧视加变相惩罚,白臣亚居然还拦着不让她说话……

    “你很想见总裁?”白臣亚对上她愤怒的小脸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想吗?”严舒茉见他平静的面容,忍不住反问道。

    哪有不想见oss的员工?

    他到底懂不懂职场规则?

    “想不想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知道顶撞自己的直属上司,是死路一条。”白臣亚黑眸幽暗,淡淡的回答。

    他确实不想见严氏集团的总裁。

    他对严家的了解虽然不算多,可也听说过,严家出了个天才少年,天分过人,一在商界露面,就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,将严氏集团的大权,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太危险,正面遇上,一不小心露出破绽就会引起怀疑。

    安全起见,不见为好。

    他正想着要怎么避开,王特助就安排,就给了他一个绝佳的借口。

    “也对,反正只要能留在严氏集团,你迟早能见到总裁的!”严舒茉的话落,白臣亚突然朝着她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,你会一直留在严氏集团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