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看起来很穷吗?

    也对,她今天还想着来蹭饭呢,确实挺穷的,只不过她没钱,她家里有钱呀。

    她才不稀罕苏静的施舍呢!

    “难不成你想要否认吗?你要不是穷鬼,为什么你男朋友只是一个实习员工,你却说他是个高富帅?还让他开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跑车,到我的订婚宴上去接你?严舒茉,你敢做为什么不敢承认,你就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舒茉看着情绪激动的苏静,眉头拧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她根本没有说过白臣亚是高富帅,是黎乐不忍心见她被苏静欺负,随口胡诌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,被我说中了心事,所以心虚了?我告诉你,我最恨的就是你这种仗着自己有张好看的脸蛋,就到处勾搭男人的女人,说白了,不就是想要找个有钱的男人,装什么清高……”

    苏静见严舒茉沉默,更加肆无忌惮的叫嚣起来。

    却忘了,她自己才是那个想要凭借男人嫁入豪门的那个……

    “你讨厌我,就是因为这个?”严舒茉眼里掠过一抹白光,像是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我最讨厌的就是你明明是个穷鬼,却天天装出一副千金大小姐的样子,让身边的男人围着你转!”苏静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严舒茉长得清纯,气质又好,在校园里,不知道她的人,第一眼看见她,都会以为她是个千金大小姐。

    反而是她,努力的学习交际礼仪,穿名牌,谁都说她是最有气质的名媛,可只要严舒茉一出现,她就会立刻被比下去!

    她不甘心了这么多年,终于让她找到了一个富二代,能赢严舒茉一回,她恨不得将她踩在脚底下,狠狠的碾压!

    “白臣亚,你能先出去等我吗?”严舒茉大眼睛眨巴眨巴,对着像疯了一样的苏静,沉默了一会儿,扭头看向一旁的白臣亚。

    闻言,白臣亚眸光微闪,像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旋即,对上她干净的目光,还是答应了,却在离开前,用自己的领带,将苏静的双手绑在身后,让她不能伤害严舒茉。

    “严舒茉,我就说你是个穷鬼还爱慕虚荣,你还死不承认?”苏静一见她支开白臣亚,以为她是想要拿钱,却不好意思让白臣亚看见,顿时讥笑道。

    眼神变得嘲讽,神色也开始傲慢起来。

    脑子里,已经开始在盘算着,要怎么用这笔钱来羞辱严舒茉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是穷鬼,你就会跟我道歉?”严舒茉走到苏静面前,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苏静一愣。

    她已经是穷鬼了,难不成还能一夜暴富不成?

    “我不穷。”严舒茉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呵,死鸭子嘴硬,穷鬼都不会承认自己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严家的大小姐,严舒茉,严舒瀚是我哥哥。”严舒茉蓦地启唇,打断了她的嘲讽。

    “你是疯了吧你,严家大小姐可是严总的心肝宝贝,怎么可能是你……”苏静话到一半,猛地瞪大了眼睛,像是被吓傻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你是谁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