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白臣亚,你在想什么?”严舒茉走到他身边,看见他一脸深思的样子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他刚才的眼神好吓人,像是要将人吃了一样。

    可她不记得自己惹到他了……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要给我擦药?”白臣亚目光落到她手上的药膏,不等严舒茉回答,就转过身,将后背留给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本来还想要象征性的征求一下他的意见,没想到他这么自觉。

    不过也对,他自己又够不到自己的后背。

    严舒茉从小因为身体状况不好,向来都是别人照顾她,这是她第一次照顾人。

    葱白的手指沾了药膏,小心翼翼的靠近他的背……

    刚碰上他的背,白臣亚还没有一点反应,她就紧张的缩回手,抬头看他,生怕自己将他弄疼了。

    “不疼,你放心擦。”白臣亚没有回头,却很淡定的提醒。

    为了完成任务,比这严重百倍的伤他都受过,只是一碗温热的汤泼到身上,他根本就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想到,在他眼里不值一提的小伤,会让她这么紧张……

    瞥见她小心翼翼的举动,还有眼底的担忧……他第一次觉得受伤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“你少安慰我了,都红了一片,我知道肯定很疼,你要是忍不住可以喊出来。”严舒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只当他的安慰是在逞强,动作更加温柔了。

    纤细的手指沾了药膏在他的背上均匀的涂开,一边涂还会一边给他吹吹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涂完了,紧绷的神经,才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伸手去拿干净的衬衫,给他穿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严舒茉绕到他面前,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确定他没事了,她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,原本就清纯动人的脸,因为一个笑容,变得更加明媚,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白臣亚不自觉的抬起手,摸上了她的脸,缓缓的朝着她低下头……

    他温热的气息,就喷薄在她的脸色,薄唇离她越来越近,眼看就要吻上去,洗手间的门,突然又响了。

    严舒茉像是被惊到了,嗖的一下跳到旁边,半响,才反应过来,要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没事吧?”服务员还站在门口,不放心的问着白臣亚。

    这里是高级餐厅,能进来吃饭的时候,都是有钱有身份的人,随便得罪一个,都很可能要面临赔偿。

    服务员一直不敢走,等着白臣亚出来,跟着他走到餐桌旁,恭敬的俯身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这次是我的失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小伤,不关你的事。”白臣亚听见服务员的道歉,淡淡的启唇,黑眸里,没有一丝怒意。

    听见他的话,不止服务员松了一口气,就连坐在餐桌上的苏静,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怎么都没有想到,白臣亚居然会冲出来护住严舒茉……

    万一让他察觉到,是自己搞的鬼,故意伤人,可不是小事。

    苏静的目光,落到也坐回座位上的严舒茉,眼神又变得不甘起来。

    暗暗的在心里咬牙,刚才那碗汤怎么没有泼到严舒茉的脸上,就算不能让她毁容,至少也能让她脱一层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