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瞥见服务员端着浓汤进来,正要从她身边走过去,她的眼底掠过一抹算计!

    不动声色的挪了一下脚,就朝着服务员伸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服务员端着托盘,一时不察,被她猛地一绊,手里的浓汤,就朝着严舒茉的方向泼了过去!

    没有人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,几乎都是眼睁睁的看着,眼看那碗汤就要泼到严舒茉的脸上,苏静的双手用力的拽着餐巾,嘴角浮起得逞的笑容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的时刻,坐在严舒茉身旁的白臣亚,却想也不想的朝着她扑了过去,将她娇小的身子,按到他宽阔的胸膛。

    他的西装外套很宽,一个转身,就牢牢的护住她。

    温烫的浓汤,全都泼到了他的背脊上,白臣亚却连闷哼一声都没有,反而的低头检查起他怀里的严舒茉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烫到?”白臣亚话落,不等她开口,手已经朝着她的身子上下摸了一遍,确定她身上都是干干的,紧绷的那根神经,才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没事吧?你要不要先将外套换下来……”服务员一脸惊慌的站在白臣亚的身后,紧张的询问。

    每个人遇见危险的第一反应都是保护自己,可白臣亚却是不顾危险的挡在了严舒茉的面前。

    整碗浓汤都泼到了白臣亚的后背,他居然像是感觉不到痛一样,反而先关心起一点汤都没有被泼到的严舒茉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在看见浓汤朝着自己倒过来的时候,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,白臣亚的手已经在她的身上摸了一圈,明明知道他没有别的心思,只是担心她,可他的手在她身上游走的时候,严舒茉的身上就像是穿过一阵电流。

    连该有什么反应,都忘了。

    知道听见服务员的声音,她才像是一瞬间惊醒,抬头看向白臣亚发白的脸庞,伸手就准备去看他的背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白臣亚的声音很轻,抓着她的手稍微的用了用力,像是在安抚她。

    见她不动了,才微微抬起头,看向王特助。

    “我去个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。”严舒茉想也不想的说道,完全忘了,她是个女孩子,怎么能跟着白臣亚进洗手间。

    那画面也太让人想入非非了。

    可她现在满脑子都在担心白臣亚有没有被烫伤,哪里顾得了这些,见他愣住,拖着他就朝着包间里自带的洗手间走过去。

    一关上门,就急着去脱他的外套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没事,你这样,让人看见了,还以为你打算吃了我。”白臣亚单手撑在门板上,将严舒茉禁锢在自己的胸膛里,挑起眉戏谑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,除非你让我看一眼你的背。”严舒茉咬住唇,固执的开口。

    她家里就有两个绝顶聪明的男人,她才没有那么好糊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臣亚没有想到她的警惕性会这么高,见瞒不过去,很干脆的转过身,将身上的外套脱了。

    指骨分明的手指,在解自己衬衫纽扣的时候,特意转向了严舒茉,深邃的双眸,一瞬不转的盯着她,像是在询问她,确定真的要看他不穿衣服的样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