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被他的眼神扫了一眼,苏静跟她的未婚夫都齐齐愣了一下,有一种被狼盯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对方只是一个实习员工,根本连给他们提鞋都不配,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气势?

    一定是他们的错觉……

    这么一想,两个人顿时又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静眸光微微一闪,刻意装作很有礼貌很有内涵的样子,给王特助介绍了几道菜,然后才询问他喜不喜欢吃。

    一听见王特助喜欢,她立马又扭头看向了白臣亚,换成了法语,让白臣亚点菜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菜名,连她这个点的人都快记不住了,更不用说白臣亚这个听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,他还很可能听不懂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很快就能看见白臣亚出丑,苏静伸手捂住嘴,已经差点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几位点好了吗?”服务员很快就进来了,恭敬的走上前,询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点好了,白先生重复一下我们刚才点的菜名就可以了。”苏静抢在前面回答。

    根本不给白臣亚询问服务员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就是要看看,一个小小的实习员工,还怎么继续伪装高富帅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包间里的气氛,一瞬间变得有低沉。

    苏静的行为虽然有些不礼貌,但是王特助不发话,严舒茉根本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看着迟迟没有开口的白臣亚,心里急得快火烧眉毛了。

    他应该是真的不懂吧?

    “怎么了白先生,菜单有什么问题吗,你怎么一直不说话?”苏静觉得他肯定是不懂,又拉不下面子承认,刻意又催促道。

    白臣亚瞥了她一眼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看在严舒茉的眼里,就是他真的是不会说法语……

    苏静是因为她才针对白臣亚的,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人欺负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嚯的从座位上站起来,正准备开口,就听见白臣亚的声音,如大提琴般响在耳畔。

    流利的法语,一瞬间让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白臣亚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,说法语的时候,更是带上了当地人特有的语调,标准的让人挑不出毛病……

    他坐在那里,神色淡漠,对着服务员,贵气又有礼貌的点菜,将所有的菜名报完之后,还格外绅士的抬头看向苏静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点的焗龙虾意面,这家餐厅里有两种口味,不知道苏小姐喜欢哪一种?”白臣亚说这句话的时候,语速稍稍加快了一些。

    苏静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跟自己说话,还没有反应过来,他的话就已经说完了。

    顿时愣在原地,睁着眼睛,呆呆的看着白臣亚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今天虽然戴着一副老土的眼镜,可是说话的姿态,还有从容的样子,还是那么贵气逼人,英俊潇洒,根本不像一个实习员工。

    苏静就是看不惯他明明一无所有,还要装作有钱人的样子,想要继续刁难他,白臣亚突然又说了一句什么……

    刚才那句苏静至少还能听懂几个字,这一句,却是一个字都听不懂了。

    对上服务员的目光,她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,连忙扭头看向自己身边的未婚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