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舒茉刚一愣,就又听见特助说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们现在还是新人,但是我警告你们,别以为新人就可以偷懒,都赶紧给我收拾收拾,准备去见客户。”

    见客户

    严舒茉的脑子里,顿时闪过一道光。

    她激动的抬起头,笑眯眯的看向特助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见客户谈生意的话,是要一起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不过我先提醒你们,今天的客户虽然不是什么大客户,但是也不能怠慢,为了避免你们说错话,一会儿多看我的眼神,明白吗?”

    特助趾高气扬的说完,才伸手拿过外套,穿到身上,招呼着白臣亚和严舒茉跟着他一起出去。

    刚才还在愤愤不平完成了工作还要加班的严舒茉,一听见有饭吃,心里的阴霾顿时就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她才不管什么客户不客户,她只管吃饱喝足。

    尤其不用掏钱

    要知道,为了防止她偷偷买蛋糕吃,家里给她的零花钱,可是很少的。

    她刚进入严氏集团工作,还没有发工资

    简单一句话,她现在就是一个穷鬼,穷的叮当响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白臣亚走在她身边,瞥见她脸上贼兮兮的笑容,蓦地问道。

    呃

    观察力这么敏锐干什么?

    她偷着乐一下都不行。

    她总不能告诉他,她正在高兴一会儿可以去白吃白喝

    太丢人了!

    严舒茉正想着要怎么跟他解释,突然想到什么,就伸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手机,将昨天尚凌司给她发的那张照片,递给白臣亚看。

    “我在笑这个,昨天差点被他害得丢了小命,结果我没事,他被揍成了猪头”严舒茉说着,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好开心。

    只不过都不能跟其他人说。

    只要白臣亚知道他们昨天干了什么好事,看见方伟被人打成猪头,一定会跟她一样兴奋的。

    可她等了半天,他脸上都没有出现半点笑容,表情反而很凝重。

    “方伟这种坏蛋被人教训了,你难道不开心吗?”严舒茉疑惑的歪着脑袋看他。

    “他这样的人,迟早会有人收拾,不值得你搭上性命冒险。”白臣亚目光灼灼,像是回忆她昨天奄奄一息的样子,眼神变得幽深。

    不等严舒茉反应过来,他的手,又按上了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记住,一会儿在饭局上,不许喝酒,一口都不行!”

    他可没有忘记,她的酒品有多差

    严舒茉:“”!!

    完了,她真的觉得他越来越像她哥哥了

    不对,他比她哥哥还霸道。

    至少,哥哥在工作上,不会管她,可白臣亚已经连工作都管了。

    严舒茉以为他们只是坐在边上,乖乖的听话吃饭,把自己喂饱,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可等她看到今天来跟投资部谈生意的人,居然是苏静的未婚夫,而苏静就站在他身边,用怨恨的目光盯着她时,严舒茉的脑门顿时就滑下了三条黑线!

    就在她犹豫要不要开口打招呼时,就发现苏静的目光,突然看向了她身边的白臣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