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舒茉眼睛顿时变得星星眼,瞌睡虫一瞬间就不见了,伸手接过蛋糕,就飞快的挖了一大口,塞进嘴里……

    下一秒,想起什么,嚯的抬头看向特助的位置,才发现特助人已经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一发现监督的人没有了,严舒茉就开心的扫荡起蛋糕。

    吃着吃着,突然想起来,白臣亚也一直在办公室里,他是什么时候出去买蛋糕的?

    严舒茉刚准备开口问,一下就被蛋糕噎住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伸手按着胸口,憋得小脸都青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被蛋糕噎死的时候,一杯水递到她面前,她想也不想的接过来,就猛地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”严舒茉刚说完,蓦地发现自己手里的杯子不是她的。

    就在她愣怔间,手中的杯子,已经被白臣亚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恍惚间,她好像看见自己的唇膏印在他的杯子上了……

    正准备说的时候,就瞥见白臣亚拿着那个杯子,凑到了唇边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,他喝的位置,正好是她喝过的那里……

    他的薄唇,就贴在她的唇印上,就像两个人在间接接吻。

    严舒茉的脸,不自觉的发烫,眼睛一时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气氛,莫名变得旖旎……

    “你刚才想说什么?”白臣亚放下水杯,抬头睨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舒茉回过神,一屁股坐下来,继续拿起叉子吃蛋糕。

    直到将蛋糕都扫荡完,才咬着叉子,抬头看向白臣亚,问:“你是什么时候去买蛋糕的,我怎么都没有看见?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看着文件都快睡着了,能看见什么?”白臣亚戏谑的启唇,看着她发愣的小脸,眸光闪了闪。

    没有告诉她,他早上来上班的路上,想起某只喜欢吃蛋糕的小狐狸,特意绕进了蛋糕店,买了一块蛋糕带来公司。

    原本刚才看见她的时候,就准备给她了,谁知道她看见他,就像老鼠看见猫一样,躲的飞快。

    他来不及给她蛋糕,他们就被指派了工作任务。

    白臣亚的目光落到她面前厚厚的文件,眉心拧了拧,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医生的叮嘱。

    她是天生的体弱,就应该好好的养着,今天不休息就算,怎么能加班?

    白臣亚伸手将她面前的文件抱了起来,就朝着自己的位置走过去,全都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,对上她错愕的目光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不是困了?睡吧,我替你做,特助回来,我会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茉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刚准备说她可以自己做,白臣亚已经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,磁性的声音,透着一抹强势。

    “我替你做,或者请假回去休息,你自己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当然不能请假。

    要是让哥哥知道她身体不舒服,一定会连班都不让她上,让她在家面壁思过的。

    严舒茉只迟疑了几秒,白臣亚就已经坐回椅子上,开始处理工作。

    严舒茉看着他的侧脸,心底弥漫起怪异的感觉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