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舒瀚见她耷拉着小脑袋不说话,眸光一眯,放了个大招。

    一听见不能去公司,严舒茉嚯的一下抬起头,伸手就拽住他的衣摆。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撒娇也没有用,爸妈不在家,你身体不好,哥哥要是不看着你,万一你有什么危险,我拿什么跟妈妈交代?”

    严舒瀚板着脸,盯着只比他晚出生几分钟的妹妹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把这件事情告诉爸爸,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严舒茉大眼睛一提溜,眼底掠过一抹狡黠的光。

    别人看不出来她在动歪心思,严舒瀚却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严舒茉,别以为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跟易家有关的秘密。”严舒茉没等他说完,就连忙先开口。

    听见是跟易家有关的事情,严舒瀚微微一怔,旋即,拧起眉,深邃的黑眸看不出心思,像是在评估,她的话可不可信。

    “我是认真的哥哥,这个消息你要是不知道,将来肯定会后悔的,一般人都不会告诉他!”严舒茉小脸上全是正经,大眼睛眨巴眨巴,眼神要多真诚有多真诚。

    “小狐狸。”严舒瀚抬头就朝着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,才皱着眉,“说吧,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别的事情,他可以不在乎,可是易家的事,他一件都不想错过。

    “那你要答应我,我说了,你就不能告诉爸爸我去陪美丽叔叔打球的事情,也不能再骂我了。”严舒茉一见他感兴趣,立马机智的开出条件。

    话落,不等严舒瀚反应,她已经飞快的研究起周围的地形,看从哪里逃命会比较快。

    “别卖关子,快说!”严舒瀚皱起眉。

    “哥哥,易叔叔昨天给我打电话了,他说……”严舒茉清了清嗓子,才一本正经的看向严舒瀚,“他这辈子最讨厌的人就是你了,哈哈!”

    严舒茉说完,无情的嘲笑了两声,瞥见严舒瀚黑下脸,连忙一溜烟就朝着楼上跑。

    “严舒茉,你敢耍我?!”严舒瀚回过神,蓦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秘密?全世界都知道了好咩!!!

    -

    大难不死,又成功的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严舒茉一进自己的房间,就朝着大床扑过去。

    听见有短信声,伸手从口袋里翻出手机,瞥见尚凌司给她发过来的彩信,瞬间就从床上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方伟!

    严舒茉盯着照片里已经变成猪头的方伟和林总,郁闷了一天的心情,顿时就欢乐了。

    坏蛋方伟,活该!

    只可惜她没有录到他做坏事的录音,不然就可以告诉哥哥,让哥哥将他赶出严氏集团了!

    严舒茉咬住唇,坐在床上,就开始给尚凌司发短信。

    高尔夫山庄里。

    尚凌司刚回到休息室,刚喝了一口水,看见短信,“噗”的一下就将含在嘴里的水给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忍不住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小祖宗,他怎么突然有点后悔给她出气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