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方伟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林总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两个人都错愕的看着尚凌司,准确的说,是盯着他手里的手机。

    他们说什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要是这样自己打自己的丑态泄露出去,让其他人看见,他们还有什么颜面出现在人前?

    可偏偏他们就算着急,看着斜靠在沙发上,漫不经心转动着手机的尚凌司,谁也不敢多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意见?”尚凌司瞥了他们一眼,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敢。”

    刚晃神的两个人,看了对方一眼,他们的脸已经肿的不忍直视,谁都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只能商量了一下,你打我一巴掌,我打你一巴掌……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不轻不重的巴掌声,在会客室里响着。

    就在轮到方伟动手的时候,尚凌司突然轻咳了一声,方伟手一抖,一紧张,朝着林总的那一巴掌,就重重的挥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一个响亮的耳光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林总原本就红肿的脸,此刻更是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看向方伟的目光,透着愤怒。

    “林总,我不是故意的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”方伟的话还来不及说完,林总就已经挥手,重重的换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方伟心里憋屈,于是也一巴掌又打了回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从一开始的同病相怜,莫名的带上了情绪,于是,一巴掌比一巴掌要重……

    最后,几乎要扭打起来。

    “林总,方部长,二位是不是误会什么了?尚先生并没有要责怪二位的意思,你们这样,让人看得于心不忍,脸都肿了,明天要拿什么见人?”

    尚凌司的助手蓦地启唇。

    话落,正要厮打起来的方伟和林总,齐齐的愣住了。

    目光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尚凌司。

    眼神里,都有着不敢置信!

    他不是这个意思,为什么看了这么久,都不让他们住手?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看见有人喜欢自己打自己,好奇多看了两眼,你们要是没事,就可以走了,我还有工作要忙,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像是为了证实助手的话,尚凌司缓缓的站起来,慢条斯理的启唇。

    没有给方伟和林总反应的机会,就提步离开了会客室。

    留下两个本来来谈合作的两个人,最后反目成仇,恨不得再打一架……

    严家庄园。

    严舒茉好不容易回到家,还没来得及躲回房间,就被严舒瀚拎到了客厅的沙发上,开始训话。

    “电话不接,短信不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严舒茉,这是你一个月内,第二次凭空消失还音讯全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出去就是一整天,我问过高尔夫球场的管理员,他们说你跟尚叔叔打完球就走了,最后却跟一个男人一起出现在监控里,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舒茉坐在沙发上,大病未愈的身体有些疲惫,刚要往沙发背上一靠,听见严舒瀚的训话,一瞬间又吓得坐直了。

    她好累好困好饿……可不可以先吃块蛋糕再挨骂?

    “你要是今天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明天开始,就不用去公司了,在家里面壁思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