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方伟一对上尚凌司的目光,忙不迭的说道。

    伸手就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下手半点都不留情,声音脆响!

    肥胖的脸,顿时就现出一个巴掌印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是我有眼不识泰山,污蔑了尚家的高尔夫山庄,你就念在我是严氏集团的人,大人不记小人过……”

    方伟混迹商场这么多年,别的不说,看人脸色的能力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尚凌司的脸上虽然看不出喜怒,可是他的眼神却时不时的瞟向自己,一定是因为刚才尚凌司来的时候,听见他说的话,所以迁怒了。

    所幸他是严氏集团的员工。

    听说尚凌司的干女儿就是严氏集团的大小姐,他本人跟严家的关系也很微妙。

    方伟刻意说出自己在严氏集团工作,就是希望尚凌司能念在这一层的关系,放他一马。

    可方伟等了半天,都等不到尚凌司一句客套的话。

    尚凌司邪佞的目光,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既不发怒,也不安慰,仿佛他刚才下了这么重的手扇了自己一巴掌,尚凌司根本没有看见……

    “尚先生,酒来了。”助手很快端着醒好的红酒,走进了会客室。

    将高脚杯放下,倒了三杯酒,才站到了尚凌司的身旁。

    尚凌司面无表情的端起酒杯,轻轻的摇晃着杯里的红酒,放到鼻尖,闻了闻酒香,才满意的轻啜了一口,眯起邪眸品味。

    “两位请。”助手跟在尚凌司身边多年,知道他脾性,见他端起酒杯,才朝着方伟和林总示意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伟跟林总对视了一眼,谁都不知道尚凌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挺直了腰杆站着,不敢动。

    别说跟尚凌司喝酒了,他们现在连坐下来都不敢。

    “怎么,看不起我的酒?”尚凌司将嘴里的红酒咽下去,才缓缓的睁开眼,扫了站着他面前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,尚凌司偏偏就是不开口。

    就让他们两个人自动的在他面前罚站……

    “尚先生误会了,是我们不配喝这么好的酒。”林总这次反应的很快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不配。”方伟拍马屁起来,也是从善如流。

    “嘀嘀——”尚凌司的手机,蓦地响了。

    是短信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眸光微闪,将手机打开,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随即,子瞳一缩!

    他进会客室之前,给严舒茉发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尚凌司很清楚,严舒茉不能奔跑,可在监控器里,他看得很清楚,小丫头不止跑了,看样子,还跑了不少路。

    从侧脸都能看得出来,她的小脸都发白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他只是一诈,就诈出来严舒茉进了医院……

    很好,他可以不管严舒茉为什么要跟踪方伟,但是让他干女儿的病情复发了,这两个人就别想好好的走出他的山庄!

    他们不是想要巴结他吗?他现在就给他们这个机会!

    “喝。”尚凌司将手机放下,从薄唇里挤出一个字,语气森冷。

    闻言,方伟和林总都齐齐的愣住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