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方伟瞪大了眼睛,看着朝着他走过来的尚凌司,半响,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s市有两个惹不起的主。

    一个是高冷尊贵的严氏集团董事长严承池,另外一个,就是邪佞霸气的尚氏集团总裁尚凌司。

    偏偏,这两个人还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得罪他们,根本不用在s市混了!

    “尚先生,这个山庄,是尚家的产业吗?”方伟回过神,才像是突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暗暗在心里懊恼。

    怎么没有人告诉他,这里是尚家的地盘。

    要是他早知道,就算是要发火,也会悠着点,现在直接撞到了尚凌司的手里,简直是作死。

    传言,尚凌司嗜血成性,浑身都充斥着邪气,每个月都喝活人血养着,才能保持青春永驻,明明四十多岁了,看起来还是跟三十出头一样。

    传言,上一个得罪了尚凌司的人,就是被人绑起来,用匕首划破了动脉,放干了血喂尚凌司,还被制成了人干……

    总之,跟尚凌司有关的传言,没有一个跟善良有关。

    随便抽出一个,都够让人吓尿。

    方伟越想脸色越难看,一阵青紫的,紧张的看向林总,想要找一个人为自己求情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好。”林总嚯的从沙发上站起来,一脸恭敬的问候。

    脸色比方伟好看不好哪里去。

    他是这里的高级会员,是知道这片球场属于尚家的,私心的说,这个地方的会员制,收费非常昂贵,可还是有那么多人挤破头想要进来,冲的就是背后的经营权属于尚氏集团。

    而且听说,尚凌司经常到这里打球。

    生意场上的事情,向来是见面三分情,谁不想跟尚凌司“偶遇”一次,万一有幸让尚凌司高看一眼,那在s市就能横着走了。

    林总怎么都没想到,这种小事会直接惊动尚凌司。

    他没来得及巴结,就直接将人给得罪了……

    “来者是客,去开一瓶我珍藏的红酒,给两位贵客喝,有什么不满,我们边喝边聊。”尚凌司无视两人脸上各异的心思,精致的走到沙发前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,我这就去准备。”助手恭敬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闻言,林总跟方伟,都齐刷刷的站到尚凌司的面前,不约而同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客气了,既然是尚家的球场,那管理自然是没有问题的,什么商业间谍,应该只是我们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方伟谄媚的笑着,恨不得自己刚才冲着服务员吼的话,根本就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是我们弄错了,我们应该设宴给尚先生赔罪才对,哪里配喝你珍藏的红酒。”林总忙不迭的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刚才听见的好像不是这样,两位不是想要球场方面给出一个说法吗?”尚凌司斜靠到沙发上,修长的双腿,漫不经心的交叠。

    单手支着头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标准动作,慵懒随性。

    可只要仔细看,就会发现,他的眼底氤氲着一丝怒光。

    尤其看向方伟的眼神,冷戾暗沉……

    “误会,只是误会,我们现在什么说法都不需要,马上就撤销投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