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助手话落,立即将手中的笔记本电脑放到尚凌司面前,调查了监控拍到的部分画面。

    画面中的人影有些模糊,不过尚凌司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严舒茉。

    再联想到助手刚才提到的严氏集团新任部长……

    “人现在在哪里?”尚凌司嘴角一勾,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来,伸手系上西装外套的扣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助手没有想到,尚凌司居然打算亲自去见那两个人,微怔了几秒,都没有回过神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从十八年前,尚家跟严家成了友盟,在s市,两家几乎都没有了对手。

    随着事业版图越来越大,尚凌司做事就越发的随性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他对尚家的产业,越来越不上心,别说是这种小事让他出面,就是几个亿的单子,他一不开心,说不要就不要了。

    “还在会客室,等着球场方面的追查结果。”助手反应过来,连忙回答。

    尚凌司抿着薄唇,提步就朝着外面走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遇上了正端着点心准备进来的余心星。

    “你有事要出去?”余心星见他准备离开,眼睛里掠过一抹意外。

    他刚才说了,他有不少积压的工作要处理,今天都不会走了,所以她才会去厨房让人准备点心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解决一点小事,很快就回来。”尚凌司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,薄唇几乎要贴上她的唇,淡淡的解释了一句,才松开她。

    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,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心星站在他身后,眸光变得暗淡。

    想要开口问他能不能一起去的话,默默的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不管去哪里,从来都没有想过让她陪着,只有一个人的时候,她才能陪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她就像他藏在金屋里的情妇,可他身边除了她,再没有别的女人,甚至跟其他女人连暧昧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有时候,她真的很想问问他,到底将她当成了什么了?

    会客室里。

    方伟站在服务员面前,正在怒气冲冲的呵斥。

    “一年这么高的会员费,居然连什么人进了球场都查不到?监控呢?这件事要是不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,我绝不会善罢甘休!”

    “方部长,很抱歉,我们的工作人员已经在调查了,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!”调查?光嘴上说有用吗?你们要是调查的出来,我们还需要坐在这里等?你是什么身份,都格跟我说话吗?把你的负责人喊出来,我要他亲自来给我们解释。”

    方伟蓦地打断了服务员的话,肥胖的脸上,表情狰狞。

    一想到他刚才说的话,很可能有其他人听见了,他就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坐在他身边的林总,脸色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方部长想要什么解释,我够不够格?”尚凌司高大的身躯,蓦地出现在会客室的门口。

    他挑眉看向气焰嚣张的方伟,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,让他邪气的脸,都变得喜怒无常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尚、尚先生……”方伟认出尚凌司,眼神顿时变得错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