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只是一想到白臣亚冷厉的作风,万一被他知道……

    医生只犹豫了三秒,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他刚才一定是看错了,白少爷才没有关心一个女孩像是关心自己的媳妇一样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他的错觉。

    错觉是不用回禀的,就是这样!

    医生一走,白臣亚就重新躺回了病床上,侧着身,单手支着头,盯着身边的人儿。

    一直从她睡着,看到她睫毛微微颤抖,像是要醒过来,才翻身坐起来,若无其事的坐到床边的椅子上,等着她醒。

    “天都黑了,我要回家了。”严舒茉睁开眼睛,看见外面已经暗下来的天色,着急的掀开被子坐起来。

    她居然睡了这么久,哥哥找不到她,一定会将市翻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医生让你留院观察一天。”白臣亚扣住了她的手腕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“我睡一觉就好了,你看我现在活蹦乱跳的,一点事都没有……”严舒茉从床上爬下来,就伸手去拿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她刚才将手机调了静音,现在一划开手机屏幕,上面全是未接来电。

    “白臣亚,我真的没事了,我家里很担心我,我要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回去。”白臣亚眸光闪了闪,伸手将外套拿过来,就披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属于男性的淡淡薄荷香,夹带着阳刚的气息,随着他的动作,涌进她的鼻子里。

    严舒茉一愣,低头看着自己身上属于他的外套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穿除了家人之外的男人的衣服,心里涌起一股怪异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不排斥,却莫名的脸红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真的不能让他送她回家……

    “白臣亚,医生有给我开药吗?”严舒茉大眼睛一眨巴,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我去问问,你在这里等我。”白臣亚大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才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见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,严舒茉连忙抓起自己的手机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一直到出了医院,拦了车上路,她才给白臣亚发了短信,骗他说自己的家人过来接她,她先走了。

    然后就飞快的给她哥哥回了一个电话!

    高尔夫球场的贵宾室里。

    尚凌司斜靠在真皮沙发上,慵懒的看着手里的文件。

    随意的一挥笔,就签下自己的名字,将文件丢到一旁,伸手拿起另一份。

    刚准备看,助手就走到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已经问清楚了,有人潜入了球场,想要盗取商业机密,虽然被保镖发现,但是人还是跑了,现在受害人正在闹事,说是我们球场的管理不善,要求给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助手顿了顿。

    “属下调了监控,画面里的人,长得很像茉茉小姐,所以不敢随意将视频公布,先过来回禀了。”

    “茉茉?那受害人是谁?”尚凌司放下手中的文件,缓缓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邪气的五官,在灯光下,散发着魔魅的气息。

    一听见跟严舒茉有关,他微微勾起嘴角,噙起的笑容,就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球场的高级会员林总,和严氏集团刚上任的一个部长,方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