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想要找到那个出现在他梦里的小女孩,就像是命运的趋势,总有个声音在心底响起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去过很多地方,唯独这座城市,让他觉得似曾相似。

    还有眼前的严舒茉……

    或许是她给他的感觉太熟悉了,熟悉到,让他有一种错觉,他们已经认识很久了。

    她按着胸口喘不过气的时候,他的心脏也会不自觉的抽紧,仿佛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,也正在遭受着同样的苦难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说不出来,却一直充斥着他的胸口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只有将她抱在怀里的时候,他才能感觉到内心的平静……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,想要将一个人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只要她留在他身边,他总有一天会弄明白,为什么只要一靠近她,他就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悸动。

    “叩叩!”病房的门,蓦地响了。

    医生推开门走进来,看着正在对视的两个人,一下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觉得,白少爷要谈恋爱了……

    可眼前的这个女孩是什么来历,他都还没有弄清楚,是不是要先向白家的大家长汇报一下?

    “白先生,严小姐醒了,我需要替她重新做一下检查,是不是要稍等一会儿?”医生回过神,瞥见白臣亚沉下来的脸色,神经一凛,连忙恭敬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,现在就替她检查。”一听见是要替严舒茉检查,白臣亚立时从床边站了起来,让出位置。

    闻言,医生只能走上前,拿出听诊器。

    检查过后,轻轻的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放心,严小姐的烧已经退了,病情趋于稳定,只要这段时间不要剧烈运动,就不会再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那平时呢?她需要注意什么?比如饮食和工作上。”白臣亚神色刚放松下来,随即又想到什么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医生愣了愣,错愕的看向白臣亚。

    白少爷对谁都是冷冰冰,他可从来没有见白少爷这么关心过谁,更不用向来被他视作麻烦的女人!

    “我没事,就是跑两步累到了而已,死不了的。”严舒茉见他严肃的样子,笑眯眯的打趣,想要让气氛轻松一点。

    谁知道她一开口,就被白臣亚横了一眼。

    锐利的眼神就像是在警告她,她的账,慢点再算……

    嗷呜……

    她病了,病号不能太辛苦,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困,可以一觉睡到明天。

    严舒茉乖乖的躺下来,伸手拉被子盖到胸口,就开始装睡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天,又烧了一阵,她的身体并没有恢复过来,装着装着,就真的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等白臣亚仔细的问清楚了她日常需要注意的地方,回过头,就发现她像只猫儿一样,甜甜的蹭在被窝里。

    均匀的呼吸声,让病房里,都变得平静。

    医生不敢惊动任何人,就恭敬的俯身,快速的退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站在病房门口,脸上全是纠结,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将他们少爷喜欢上一个女孩的事情汇报回白家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