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小手用力的攥成了拳头,像是在生气。

    白臣亚微微一怔,旋即才意识到她在做梦。

    听见她似乎在喊什么人,刚要低头去听,就听见了有人在敲门。

    白臣亚拧着眉,看着他们现在这样的睡姿,要是让人看见,还不知道会误会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他伸手将巴在他怀里的人轻轻的挪开,确定她睡稳了,才转身离开病床。

    走到门边,伸手拉开看了房门。

    穿着白大褂的医生,带着听诊器,站在门口,看见来开门的人,立时恭敬的俯身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,不用喊我少爷,叫我白先生就可以。”白臣亚淡淡的启唇,吩咐了一声,才侧开身,让医生进来。

    先扭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严舒茉,见她没有醒又忍不住提醒一声。

    “动作轻一点,被吵醒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医生错愕的看了白臣亚一眼,像是在惊讶向来不会将任何人放在心上的白少爷,居然会关心人了。

    医生上前替严舒茉检查的时候,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。

    像是想要弄清楚她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回去好跟白家的人汇报。

    要是让白家人知道他们向来冷情的少爷居然会关心一个女孩,恐怕眼珠子都得瞪出来……

    这可比恐怖消息,恐怖多了!

    “白先生,严小姐的病情不是突发性的疾病,而是打娘胎里就带出来的,根据她的身体检查报告,她的体质偏差,应该是早产儿,而且心脏功能不健全,导致她不能剧烈运动,因为养得很好,所以平时并不会影响她的正常生活,只有像今天这种太多剧烈的持续性运动,才会让她犯病。”

    医生说完,抬头看向白臣亚,见他没有指示,才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像这种情况,是无法根治的,从她的身体情况来看,她的家人应该给她尝试过不少的治疗,但是效果不佳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她的病治不好?”白臣亚黑曜石般的子瞳猛地一缩,再看向严舒茉的眼神,透着一抹意外。

    他以为她只是突然不舒服,治疗之后就会好了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才发现,她居然是先天的体弱,而且无药可治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不必担心,就像我刚才说的,其实严小姐的情况也不完全算病,只是比正常人要虚弱一些,只要日常的生活里注意点,不要太过透支自己的体力,就不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医生见他脸色不愉,连忙补充道。

    闻言,白臣亚紧锁的眉头,依旧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一直在他面前蹦蹦跳跳的小狐狸,突然变成了易碎的瓷娃娃,太让他意外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严舒茉明知道自己有病的情况下,还为了保护他暴露她自己的行踪,白臣亚的心里,突然泛起丝丝的暖意。

    不能跑还敢跟着他跑,看来她是真的不怕死。

    “将她的病例资料带回去研究,我要能控制她病情的药物,尤其是像今天这种,会突然发病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白臣亚微微抬眸,薄唇微启,语气里,是不容置喙的强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