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舒茉嘟着嘴,不悦的看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怎么总是他问问题,她的问题,他一个都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,你又是怎么进来的?”白臣亚眸光一闪,颀长的身影,斜靠到一旁的柱子上,斜睨着她。

    像是准备听她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茉这才想起来,她自己也是一个小实习生,如果白臣亚的身份进不了这里,那她又是怎么进来的?

    她怎么会问这种蠢问题?

    现在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后悔莫及……

    等等,好像哪里不对?

    她是严家大小姐,她当然可以进来。

    那白臣亚呢,难不成,他还有什么别的身份吗?

    “我有朋友在这里工作,过来找人。”白臣亚蓦地启唇,提步朝着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对上她好奇的目光,伸手就按住了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那么刚好,出现救了我?”严舒茉被他盯得头皮发麻,弱弱的问道。

    总感觉她要是说错话,他放在她头上的手,就会自己拧断她的脖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救你,难不成看着你被发现,然后被人揍一顿,送去警局?”

    严舒茉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这么说,她好像应该谢谢他,而不是质问他。

    显得她有点忘恩负义……

    “问完了?”白臣亚见她点头,按着她脑袋的手没有移开,反而微微用力,“那该我问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怎么进来了?这里是会员制,级别不够,有钱都进不来。”白臣亚薄唇微启,眼神里,又出现的那种探究的神色。

    严舒茉被他盯得心虚,差点扛不住。

    脑子里灵感一闪,嚯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不是教过了,职场新人要有职场新人的样子,我可是想尽了办法,才混进这里的,你刚才也看见了,我为了打听部长的喜好,差点连小命都搭上了,要是不能通过实习期,我就是死也不能瞑目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也来了,不如我们一起偷听吧?!”严舒茉大眼睛变得亮晶晶。

    她刚才注意到了,白臣亚的身手好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要是有他帮忙,她一定能偷听到方伟在跟那个叫林总的人商量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两个人鬼鬼祟祟的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她必须弄清楚,万一方伟刚当上了严氏集团投资部的部长,就做出什么出卖集团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“跟你一起?”白臣亚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眼里是裸的嫌弃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是什么眼神?你鄙视我?”严舒茉从长椅上站起来,双手叉腰,鼓起腮帮子瞪他。

    转身就准备走。

    他不帮忙就算了,她自己去偷听!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白臣亚见她又要去‘送死’,眸光微微一暗。

    他不需要帮手,却怕她再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,不过先说好,你要听我的!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严舒茉想也不想的答应,伸手就捧住他的脸,用力的蹂躏了一圈,“小白,你太好了,我就知道你不是真的嫌弃我!”

    白臣亚:“……”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