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心星张了张嘴,想要说什么,对上他盛怒的眸,默默的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眼角的泪水,不自觉的往下掉,她想要别过头,下颚却被他抓着,滚落的泪珠,砸到了他的手背上,像是岩浆一般灼人。

    尚凌司的脸色,顿时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余心星,不许哭!”

    被他一吼,面前的女人,哭得更凶了。

    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!我答应你,不会去相亲!”尚凌司伸手就将她瘦弱的身子搂进怀里,在她耳边低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心星一愣,错愕的抬起头看他,像是在怀疑自己幻听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,不会去相亲,你也给我打消要孩子的念头,听见没有!”尚凌司对上她质疑的双眼,没好气的怒吼。

    见她不哭了,才将人抱起来,丢到了床上,伸手扯开身上的运动装,覆身而上。

    她说错了,他不是运动完喜欢吃高热量的东西,他是跟她运动完,才喜欢吃高热量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等送餐员将她点的东西送过来,余心星已经累得睡沉了。

    尚凌司一个人坐在餐桌前,看着上面摆满的食物,邪眸微微一挑。

    荤素搭配均匀,既有他最喜欢吃的红肉,还搭配了他最讨厌的青菜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向来不喜欢别人干涉他的事情,唯独她,敢打着为他好的旗号,对他的生活指手画脚还能活到现在,没有被他掐死。

    尚凌司拿着餐叉,恶狠狠的消灭着碟子里的肉,却将碟子里的青菜,全都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就是只喜欢吃这些牛才吃的草,才一直胖不起来。

    身上没有几两肉,他抱起来都咯手。

    还好该大的地方,没有缩水,否则他一定拧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床上的人,像是察觉到有人在骂她,轻轻的翻了一下身。

    尚凌司迅速的朝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,将餐叉放下,走到她的身边,瞥见她有些发红的脸,大手摸上了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确定她没有发烧,才替她盖好被子,重新走回餐桌前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,你不能只吃肉,素菜也要多吃点,不然对身体不好……”余心星的提醒,仿佛又响在男人的耳边。

    尚凌司子瞳一眯,回头看了睡着的她一眼。

    又拿起餐叉,恶狠狠的消灭起碟子里的青菜,直到将碟子里的菜都吃光了,才丢下叉子。

    伸手拿起餐巾,优雅的擦拭着嘴角。

    丢下餐巾的时候,还忍不住丢下一句,“女人就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重新走回床边,伸手掀开被子,躺到她身边,将人卷进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出去就可以了,你不用送我,我认得路。”严舒茉停下脚步,扭头朝着跟在她身后的助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茉茉小姐,尚先生说了,一定要属下安全护送你回去。”助手恭敬的道。

    不敢离开严舒茉半步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还不想回去,我想在里面走走,要不然,你先回去陪美丽叔叔,等我想要走的时候,再喊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