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余心星张了张嘴,却像是失声了一样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只是过去给他送了一杯饮料,不小心瞥见桌子上的报名表,就像是入魔了一样,眼睛根本就没有办法从报名表上移开。

    心里一直有个声音,在告诉她,她不想他去相亲……

    也不愿意他去相亲……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她转身的瞬间,就将报名表给拿走了。

    可等她回到房间,看见手里的报名表,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她知道偷东西不好,更何况,就算她将报名表拿走了,也改变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在她回过神来的瞬间,就准备将报名表放回去了,只是严舒茉来得太快,她不敢出去打扰他们父女的团聚,所以才一直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现在还给他,虽然有点晚了,可她还是不想隐瞒他。

    自己做过的事情,她需要自己承担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从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。”尚凌司修长的双腿,从茶几上放了下来,从沙发上站起来,转过身,伸手就捏住了余心星的下巴,强迫她抬起头。

    她苍白的脸,发红的眼眶,还有如同麋鹿般,惊慌的子瞳,全都一眼就收入他的邪眸里。

    尚凌司高大的身躯,逼近她,将她纤瘦的身子,逼到了墙边,只能紧紧的贴在墙上。

    强势的气息,将她牢牢的笼罩着,就像一头猛兽,随时会将她撕碎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过,你不会结婚,可是现在,你要去相亲。”余心星身侧的手,紧张的攥成拳头,用力的咬着唇,不愿意在尚凌司的面前,泄露自己的脆弱。

    “相亲就一定要结婚?”尚凌司薄唇微启,眉心皱得很紧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心星像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,有一秒钟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不想结婚,为什么要去相亲?

    这样跟耍流氓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“我说过的话,你记得很清楚,可你自己说过的话,还记得吗?”尚凌司松开她,往后退了一步,转过身。

    只是一份报名表而已,能代表什么?

    他了解严舒茉,如果不给她报名表,她一定不会放弃,天天缠着劝他去相亲。

    与其到时候麻烦,不如现在就给她一张报名表。

    资料交上去,可只要他一个电话,哪家相亲会所,敢给他安排女人?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心星看着他的背影,胸口像是遭受了闷击。

    她当然记得。

    她说过,她不会怀疑他,也不会质疑他做的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可她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,他会答应去相亲,他的身边,可能还会出现别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她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大肚,只要一想到,会有一大堆的莺莺燕燕围绕在他的身边,她现在就想杀人!

    “尚凌司,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?”余心星走上前,从身后抱住他,将脸贴到他的背上,轻声道。

    闻言,尚凌司身体一僵,猛地转过身。

    邪眸里全是怒意,伸手就掐住了她的下颚,用力的像是要气死她,咆哮,“我不许你有这样的念头,听见没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