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车子缓缓的驶离了饭店。

    严舒茉坐在副驾驶座上,低头看着胸口的安全带,脑海里,全是白臣亚刚才捧着她的脸,专注的吻着她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他身上透着淡淡的薄荷香,碰触到她手臂的手,还有一丝温热……

    明明已经松开了,可是她还是觉得那股热度,一直停留在她的手上,久久都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严舒茉忍不住抿了抿樱唇,回过神,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白臣亚的侧脸,轮廓完美,透着冷峻,漫不经心的抿着薄唇,就让周围的空气都跟着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车子里,只有两个人清浅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他好像并没有要停车的意思。

    也好像并不打算开口跟她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辆车……”

    “租的。”

    严舒茉刚开口,白臣亚就像是猜到了她要问什么,扭头看了她一眼,嘴角微微一勾。

    “你电话里的声音不对劲,而且一开口就喊我亲爱的,我大概猜到了,所以就提前租了一辆跑车,过来给你撑场子。”

    白臣亚神色淡淡的解释,只是他的眼神里,染上了一抹戏谑。

    像是很意外,她看起来不像是拜金的女人,就连他骑着自行车送她回家,她也没有拒绝,怎么会跟人攀比。

    想起她电话的那声“亲爱的”,白臣亚的心神禁不住微微荡漾了一下,甚至忍不住想要多听她再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苏静大学里就不喜欢我,总是莫名其妙的针对我,刚才还嘲笑我没有男人要,我一时生气,就给你打了电话。”

    严舒茉越说越小声,俏脸变得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第一次觉得没有男朋友,好像真的很丢人……

    “没有男人要?”白臣亚眉心微微一皱,抬眸看着眼前红着脸的女孩。

    她长得很漂亮,不止漂亮,身上还透着一股清纯和干净,任何男人,都拒绝不了这样的女孩,恨不得将她呵护在怀里。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会没有人要?

    他没有忘记,刚才他出现的时候,在场的不少男人,看着他的眼神都透着嫉妒,是她自己没有察觉到而已。

    “租车子的钱,我会给你的。”严舒茉又补充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种限量版的跑车很贵的,就算只是租几个小时,应该也不便宜吧。

    他们都只是实习生,工资很低的。

    白臣亚专门租了一辆车子来给她撑场面,她已经很感激了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炫目的超跑,径直的靠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白臣亚单手扶着方向盘,侧过脸来,看着身边的女孩。

    捕捉到她脸颊的红晕,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。

    “钱就不用了,不过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发生,我倒是有一个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办法?”严舒茉眨巴着大眼睛,有些意外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她原本还怀疑他刚才亲自己,是不是在占她的便宜,可是现在听见他还在替自己考虑,顿时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白臣亚伸手解开安全带,转过身,黑眸里,透着一抹幽光,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我们交往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