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闻言,严舒茉一下就心虚了。

    跟白臣亚确实不是情侣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他们看起来好登对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呀,就算是临时找,整个s市里也找不到几个这么帅的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的眼神好深情,好温柔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反驳道。

    就在一片争议声中,一直搂着严舒茉的白臣亚,蓦地捧住她的脸,英俊的脸庞,缓缓的低下来,就吻上了她的唇!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严舒茉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一招,瞬间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刚要惊呼,他就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从浅尝辄止,变成功池掠地……

    周围的人,已经忍不住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白臣亚,简直帅得无以复加!

    “苏静,现在你相信了吧?只有你这样的女人,才会因为嫉妒,就猜测别人,我还怀疑你未婚夫爱的人根本不是你呢!”

    黎乐憋了半天的气,终于有机会撒了。

    苏静的未婚夫,一看就不是专情的人,也只有苏静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会不介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苏静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?别人质疑你,你就要证明,有本事你证明呀?证明不了,是不是就说明,你是因为自己得不到真爱,所以嫉妒茉茉?”

    “老公!”苏静被刺激的恨不得上去撕了严舒茉和黎乐,可看着周围嘲笑的目光,只能扭头求助自己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想要他开口说最爱的人是自己。

    可等了半天,都没有得到半点回应。

    她身边的男人,看着在白臣亚怀里一脸娇羞,脸颊绯红,一看就甜美干净的女孩,再扭头来看一眼自己只喜欢穿金戴银,一身俗气的未婚妻,倒尽了胃口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心情理她,挥手就说自己进去招待宾客,将苏静给晾在外面了!

    “老公,老公!”苏静气恼的跺脚。

    刚才还嘲笑别人的人,瞬间成了众人嘲笑的对象,就连刚才还站在她那边的系草,此刻都离她远远的……

    苏静一个人站在那里,明明穿得珠光宝气,可却像是被剥干净了,丢在人群里一样。

    面子里子都丢干净了!

    严舒茉被白臣亚吻着,脑子里只剩下一片空白,根本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良久,白臣亚才餍足的松开她,盯着她樱红的唇瓣,长指缓缓的抚过她的因为缺氧,变得绯红的脸颊,才抬头扫了一眼苏静的方向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就让苏静如遭雷击,莫名的被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见她闭嘴,白臣亚才满意的敛起眸,重新看回怀里的人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茉已经被彻底吻懵了,呆滞的被他搂着,就朝着停在路边的跑车走过去。

    满脑子,都只剩下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他……居然又亲她了!

    看着白臣亚拉开的车门,就呆呆的坐了进去,任由他替自己系上安全带,扭头看向车窗外的时候,还能听见一群同学惊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真的好帅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只有我觉得他好霸气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我一个这样的男人,我愿意折寿十年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