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两个人齐齐一愣,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转过身,就看见一个穿着礼服的年轻女人,挽着一个男人,朝着他们走过来。

    一看见严舒茉的脸,女人的眼里,顿时迸发出一抹嫉妒的光。

    上下扫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,冷笑。

    “今天好歹是我的订婚宴,我念着同学的情分邀请你,你居然穿成这样就来了,果然是上不了台面的小门小户。”

    “苏静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茉茉可是一下班就赶过来了,她只是来不及回去换衣服,你少看不起人!”

    黎乐是个粗神经,还是个暴脾气,一上来,就跟苏静呛上了。

    “哦,刚下班,那我能问一句,你现在在哪里上班,做什么吗?”苏静伸手抚过自己刚做好的发型,一脸的傲慢。

    她看不惯严舒茉已经很久了。

    在学校里,就因为她长得漂亮,所以男生都争着讨好她。

    只要有严舒茉在的地方,她就跟陪衬一样,所有男人都看不见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她找了个有钱的男人,要订婚了,自然要将她看不惯的人都请过来,好好的羞辱一顿。

    “严氏集团!茉茉现在在严氏集团工作,严氏集团这种跨国集团的名号,你总听过了吧?”黎乐见周围人越来越多,不少还是他们的同学,大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输人不输阵!

    “严氏集团?凭她?”苏静一脸不信,旋即,有人在她耳边说了什么,她才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在严氏集团,不知道在严氏集团的哪个部门,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舒茉只是投资部的一个实习生。

    这样的职位,说出来只会丢人。

    黎乐明显意识到自己坑队友了,憋红了脸,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就在黎乐快急坏了的时候,严舒茉突然很平静的握住了她的手,示意她没事。

    “我在投资部,只是一名实习生。”

    她不觉得这个职业,有什么好丢人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苏静很夸张的笑出声,声音尖锐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个实习生,你都好意思说自己是严氏集团的员工,严舒茉,爱慕虚荣也要有个度。”

    闻言,黎乐顿时气得想要骂人。

    这里的人论爱慕虚荣,谁比得过苏静?

    她故意将老同学都请过来,不就是为了显摆吗?

    居然还好意思说别人。

    不要脸!

    “好了,来者是客,先招呼大家入座吧。”一直站在苏静旁边的男人,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苏静立时就精神了。

    让周围的服务员将严舒茉跟他们一群同学安排在一起,大家还顾不上叙旧情,就见苏静又带着一名年轻英俊的男子,走到他们桌子旁边。

    “是系草,居然是我们系的系草……”黎乐一看见来的人,顿时就眼冒桃心,抓着严舒茉的手不放。

    闻言,严舒茉也抬起头,朝着来的人看过去。

    长得是不错,不过跟她哥哥比起来,还是差多了。

    “严舒茉,都过了这么久,原来你还是在暗恋我们的系草呀?”苏静捕捉到她的目光,蓦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