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目光落到他手上那张相亲表上,眼神变得落寞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去相亲吗?你说过,你不会结婚的。”女人的声音,透着一丝颤抖。

    明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过问,却还是忍不住问出口。

    话落,察觉到男人的不悦,主动的踮起脚尖,从身后吻上了他性感的喉结。

    尚凌司眸光暗了暗,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,低头就堵住了她的唇,将人打横一抱,就大步的进了休息室,关上门。

    休息室里,很快传出剧烈的碰撞声。

    男人的动作,带着明显的惩罚性,直到将身下的人,折腾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有了第一天的经验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班的时候,严舒茉很机智的躲过了方伟的刁难。

    担心白臣亚还要送她回家,她一到下班时间,就飞快的抓起包包,朝着门外跑。

    一口气冲出了严氏集团,才站在路边喘气。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还没得她回过神,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严舒茉喘着气,伸手摸出手机,没有看来电显示,就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茉茉,你在哪里,今天苏静订婚,你该不会是忘了吧?”大学好友在电话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严舒茉猛地才想起来,她今天还要出席一个订婚宴!

    虽然对方高傲又自大,但是好歹是四年的同学,更重要的,她已经跟好朋友约好了,一定会出席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放鸽子,是会被掐死的!

    严舒茉顾不上回不去换衣服,连忙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,就朝着订婚宴的饭店赶过去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计程车在一家高档的饭店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严舒茉付了钱,就推开车门下去。

    径直朝着好朋友发给她的位置走过去,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举办订婚宴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茉茉,你总算来了,我还以为你打算放我一个人,面对一群财狼虎豹……”黎乐一看见走进会场的严舒茉,里面扑上去,激动的抱住她。

    下一秒,又松开手,上下扫了一眼穿着简单的严舒茉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样就来了,好歹给自己披一件战衣呀,你又不是不知道苏静那个人爱显摆,她在学校的时候就老是挤兑你,也不知道这次请我们来,到底安的什么心。”

    黎乐没好气的吐槽。

    严舒茉读的虽然是名校,可却不是什么贵族学校。

    因为她小时候被绑架过,出于她的安全考虑,严家对她的身份进行了伪装,就连她最好的朋友,都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“我刚下班,接到你的电话就来了,来不及回去换。”严舒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裙子,虽然简单了一点,但是也不算失礼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行,太吃亏了,就算不怕被苏静比下去,你也得打扮的美美的出现,听说今天我们那届的校草也会来,万一缘分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黎乐跟她的名字一样,是个乐天派。

    一提起美男,顿时就没了节操,拉着严舒茉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到附近的商场买一件……”

    “哟,我说谁呢,原来是我的老同学,严舒茉呀。”一道刺耳的声音,从身后传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