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要找的东西,方伟的手机里没有。

    白臣亚很谨慎的看了一眼睡着的严舒茉,才提步走上前,迅速的翻找着方伟的办公桌。

    刚瞥见办公桌底下有一个暗格,就发现似乎有一道目光在盯着自己

    白臣亚绷紧了神经,敏锐的抬起头,就对上了严舒茉懵懂的双眼。

    她眼神还有些迷离,像是刚睡醒,正无辜的眨巴眨巴着,像是在询问他怎么跑到方伟的办公桌去了

    “你是小偷?”严舒茉吸了吸小鼻子,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,皱着眉头看向白臣亚。

    白臣亚:“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有一份文件看不懂,想要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参考资料。”白臣亚只微怔了一秒,就恢复了冷静,很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也对,部长办公室里有监控的,你要是进来偷东西,肯定会被发现。”严舒茉嘟了嘟嘴,随手朝着角落的一个方向指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臣亚瞥见那隐藏在壁画旁的针孔摄像头,子瞳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旋即,他却更意外的看向严舒茉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第一次进来吗,怎么会知道里面有监控?”

    而且还知道具体的位置

    她是什么人?

    “”她好像说漏嘴了。

    严舒茉心虚的清了清嗓子,大眼睛一眯,眼底掠过一抹狡黠,理直气壮的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职场新人,你怎么这么不懂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跟着大老板干活,最重要的是什么?”严舒茉走上前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继续忽悠,“一看你就不懂,我告诉你,当然是偷懒不被抓到呀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你想呀,办公室里有监控,是为了什么?总不能老板有某种癖好,喜欢自拍吧?监控肯定是为了监督我们,所以我刚才一进来,就先找了监控的位置,想着以防万一么。”

    严舒茉一口气说完,见白臣亚只是冷着脸,没有说话,一下就紧张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不会这样还起疑吧?

    “喂,我好心提醒你呢,你该不是要出卖我?我告诉你,你要是把这件事告诉别人,我就我就把你刚才想要偷东西的事情说出去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偷东西。”白臣亚的脸色一变,神色更冷了,如同冬季冰封的雪山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你是不是被我发现了,才故意这么说的。”严舒茉嘟了嘟嘴,鼓着腮帮子指控。

    “好,我不会说出去。”白臣亚眼底掠过一抹幽光,伸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,“为了表示感谢,等会下班,我请你吃蛋糕。”

    如果他没有记错,她应该很喜欢蛋糕。

    “小白,你太好了!”严舒茉一听见有蛋糕吃,眼睛顿时变成了星星眼,恨不得冲上前抱住白臣亚猛亲一口!

    小白

    白臣亚一下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从一出生,就站在金字塔的顶端,从来没有人,敢这样叫他。

    就像叫一只宠物。

    可偏偏,这两个字从她嘴里叫出来,格外的动听,让人不忍心发怒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今天的任务要怎么做,我等一下把标准答案传给你,我们今天一定不用加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