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冷静一点,就算是男同事,也不一定就欺负茉茉了。”夏长悦一见眼前的男人要暴走了,连忙上前拉住他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的脸上的怒气,稍稍缓和了一点,可脸色依旧阴沉的吓人。

    咬牙切齿,“他有没有欺负你?”

    “有,欺负的可狠了!”严舒茉撅起嘴,委屈的嘟哝。

    人乖乖的站着,手指头却绞在一起,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。

    见状,严承池顿时就淡定不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杀了他!”严承池怒吼了一声,就像是一头愤怒的狮子,要将欺负他女儿的混蛋给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!爸爸一定要杀了他,他一见面就跟我抢蛋糕,我讨厌死他了!”严舒茉双手攥成拳头,义愤填膺的吐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脚步一顿,错愕的回头看她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欺负,就是抢你蛋糕了?”

    “对呀!抢我蛋糕的都是坏蛋,爸爸,你快去收拾他吧。”严舒茉转过身,伸手就挽住严承池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呆滞在原地,半响,都不知道要怎么反应。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,严舒茉已经脚底抹油,奔回了自己的房间,迅速的关上门!

    逃过一劫,她简直太机智了!

    严舒茉走到衣柜前,伸手就打开柜子,从里面拿出工作装,就开始换衣服。

    手摸到裙子拉链的时候,微微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昨天喝醉了,好像洗过澡,替她脱衣服的人是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俏脸不自觉的染上一抹红晕。

    等她想起自己快要迟到了,连忙换好衣服,就拎着随身包,飞快的往庄园外跑。

    下了车,就一路狂奔进了严氏集团。

    赶在千钧一发的时刻,杀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严舒茉刚站稳,伸手按着胸口,打开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她已经很注意了,可是跑的太快,胸口还是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看清给她拦住电梯的人,眼睛一瞬间瞪大了。

    “方、方部长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,看来我们很有缘分。”方伟看清眼前的人居然是严舒茉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伸手就准备握住她的手,见她避开,也不生气。

    “年轻就是好呀,做什么都风风火火的,活力四射,我很欣赏严小姐这样的女孩,不知道严小姐有没有兴趣……”方伟猥琐的目光,在她的身上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语气里全是暗示。

    严舒茉看着他的秃顶,忍住反感,假装什么都听不懂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个新人,只想要踏踏实实的在投资部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有上进心当然是好事,不过如果你有眼力劲的话,能学得更快,比如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要不然我教你……”

    方伟看着眼前长相甜美干净,肌肤吹弹可破的女孩,某处一下就硬了。

    说着话,就忍不住伸手去抱她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!”严舒茉见他的举止越来越过分,伸手就用力的将他推开。

    方伟没有想到,刚才还温驯的小绵羊,会一下子变成会咬人的小野猫,整个人都被用力的推到电梯的墙上。

    狠狠的撞了一下,差点没摔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