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舒茉麻利的换了衣服,正准备出去的时候,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瞥见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,她终于想起来自己忘了什么!

    严舒茉神经一凛,看着眼前的手机,就像看着一个烫手山芋,迟迟不敢接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就断了。

    她划开屏幕,满满的未接来电,全都打着红色的标志……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彻夜未归,她死定了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回过神,将手机揣进口袋里,连忙朝着公寓外跑。

    一眨眼的功夫,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臣亚刚从厨房里端了一杯解酒茶出来,就瞥见她逃命一样的身影,眉心皱了皱。

    她跑的这么快,是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好事,落荒而逃了?

    -

    严家庄园里。

    仿佛处在低气压中心,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客厅的位置,生怕不小心卷到风暴里。

    严承池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浑身上下都透着让人不敢靠近的冷意。

    妖冶的黑眸里,氤氲着骇人的幽光。

    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指头,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,发出的声音,就像死亡的倒计时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知道茉茉没事就好,你一会儿温柔一点,不要吓到茉茉。”夏长悦从门口走进来,手上还端着一杯牛奶,递给脸色黑到像是要吃人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女儿控的男人伤不起。

    某人发现女儿超过晚上九点还没有回家,顿时就跟疯了一样,开始下令找人。

    差点将整个s市都翻过来……

    “夏长悦,我看起来很凶?”严承池声音顿时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凶不凶,就是有点严肃……”夏长悦看着他明显想要杀人的脸,昧着心安抚他。

    “要是让我知道,是谁把我女儿给拐走了,我一定要打断他的腿!”严承池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说好的温柔一点呢?

    “严总,太太,大小姐回来了。”管家从外面匆匆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立马站了起来,刚往前走了两步,想到什么,又重新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坐回沙发上,重新端出大家长的威严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别扭的男人,努力的憋住笑,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“爸爸!”严舒茉刚从客厅外面走进来,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的时候,就飞快的朝着严承池飞奔过去,伸手就搂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好爱你呀!全世界第一爱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想蒙混过关,先给我站好!”严承池上下看了自己的小公主一眼,确定她没事,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严舒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完了,撒娇卖萌失败。

    严舒茉乖乖的在沙发前站好,双手捏住耳朵,作反省状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在哪里过夜了?”严承池声音冷了八度。

    “同事家。”严舒茉大眼睛一眨巴,想也不想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男的女的?”严承池的声音更冷了,隐隐透着寒意。

    “男的。”严舒茉干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严承池伟岸的身躯,嚯的从沙发站了起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