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白臣亚没理会电话那头的惊呼声,直接将电话给挂了。

    提步走回客厅,将抽屉里的另一部手机拿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方伟的手机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的耳边,蓦地响起刚才电话里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费尽心思才拿到这部手机,结果居然为了照顾严舒茉,连手机里的信息,都忘了看。

    白臣亚的眸光一暗,拿着手机上前,连入电脑,开始破译屏幕保护……

    夜深人静。

    只有啪嗒啪嗒的键盘声,在安静的客厅里响起。

    电脑屏幕上,不断跳动着新的字符,转化成代码。

    传入手机。

    良久,白臣亚才满意的停住手,将数据线拔出来,收起电脑,整个人疲惫的往椅背上靠。

    回想着今天聚餐发生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他酒量很好,不想喝酒,一是为了保持绝对的清醒,免得影响任务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原因,是发现了某只小狐狸居然狡黠的用白开水换了白酒,起了逗逗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么一逗,给自己逗出了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白臣亚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提步朝着卧室里走。

    刚走进卧室,就发现原本睡着床中间的严舒茉,此刻又蹭到了床边,眼看就又要滚到地上……

    “阿嚏!”严舒茉打了个喷嚏,整个人就往旁边一滚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白臣亚眼疾手快的伸手将她接住,长长的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是在睡觉还是在梦游?

    就她这样的睡姿,一晚上就得从他的床上滚下来十次八次。

    白臣亚瞥了一眼她恬静乖巧的睡颜,黑眸沉淀出一抹复杂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就当我日行一善。”白臣亚将她重新放下来,颀长的身影躺到了她的身侧。

    两个人,各自盖着一床被子。

    可睡到半夜,白臣亚的怀里,就蹭进了一只“小狐狸”。

    紧紧的巴着他的胸口不放就算了,小脑袋还一直在他怀里不停的蹭,把她柔软的身子蹭暖和了,才美美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某人的脸,在黑夜中,黑沉的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只觉得浑身都被蹭出了火,可是罪魁祸首却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寂静的夜里。

    两个人不知不觉的相拥在一起,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铃铃!”手机铃声响起来。

    严舒茉本能的伸手抓过手机,将闹钟关掉。

    打了个秀气的呵欠,刚要翻身爬起来,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她眨巴眨巴眼睛,按住发胀的脑袋,扭头扫了一眼陌生的环境,理智慢慢的回神,她猛地从被窝里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眼,最后落到自己身上的衣服上。

    看见自己居然穿着一件男人的衬衫,身体顿时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裙子已经烘干了,就挂在门后,自己换好衣服,我们好好把账算一算。”白臣亚磁性的声音,缓缓的在门口响起。

    他斜靠在门框上,双手抱着肩,幽冷的眼神,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昨天晚上,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咩?

    严舒茉按着昏昏沉沉的脑子,一点都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只隐约觉得,她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