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白臣亚神经一凛,警惕的转过身。

    只见浴室的门,只拉开了一条缝,一颗小脑袋就从里面钻了出来,绯红的小脸,小嘴嘟着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衣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臣亚一怔。

    他怎么忘了,她的裙子都湿透了,她根本没有衣服换。

    可是他长期一个人住,家里更不可能有女人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站着别动,我给你拿。”白臣亚眯了眯眼睛,转身走到衣柜前,从里面挑了一件长款的衬衫,才走回浴室前。

    递给她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见浴室的门,嚯的一下全打开了!

    严舒茉身上只裹了一件浴巾,就旁若无人的走到他面前,从他手里接过衬衫,才重新走回了浴室里,关上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臣亚颀长的身影,一动不动的僵立在原地,半响,才抬起手,指骨分明的手指,摸向了自己的鼻子。

    确定没有流鼻血,才猛地回过神。

    再看向浴室的目光,变得复杂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我洗好了。”严舒茉从浴室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湿漉漉的长发,耷拉在肩膀上,发尾还在滴着水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,在房间里搜寻了一圈,就走到了白臣亚的面前,乖乖的站好。

    “怎么头发湿湿的的就出来了?”白臣亚刚收拾完客厅里的狼藉,拧着眉,就将她重新拎回了浴室。

    用吹风机,替她将头发吹干。

    严舒茉大闹过后,又洗了澡,脸上的红晕褪下去了一些,可眼神还是有些迷离,看见白臣亚替她吹头发,就一直稳稳的站着不动。

    可没一会儿,小脑袋就控制不住的一点一点,像是小鸡啄米一样。

    最后一头栽进白臣亚的胸口,就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“严舒茉?”白臣亚将吹风机关掉,垂眸看着依偎在他怀里的人。

    他的衬衫套在她的身体上,显得她越发的娇小了,她白皙匀称的小腿,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巴掌大的小脸靠在他的胸口,睡着了,还像只狐狸一样,蹭了蹭。

    白臣亚的心口,莫名的浮起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,仿佛很久之前,有个人也很喜欢这么靠在他的胸口,将他当成抱枕。

    白臣亚很快回过神,将她一个公主抱,就朝着自己的卧室走过去。

    他的公寓只有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完全男性化的卧室,黑白的装饰很简洁,看起来更是透着一丝冷硬,就像是他给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白臣亚有洁癖,别说是让人睡他的床,就是外人进入他的卧室,都会让他觉得排斥。

    可看着他怀里已经睡沉的严舒茉,他再抬头看向已经完全不能睡人的沙发,咬咬牙,将她抱到了自己的床上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严舒茉折腾的半天,早就困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。

    一沾到床,身子很本能的就朝着被窝里钻进去,下一秒,就将自己裹得像个蝉蛹。

    甜甜的继续睡。

    白臣亚:“……”她倒是很自觉。

    白臣亚没有马上离开,而是坐到了床边,黑眸牢牢的盯着睡在他床上的人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总有一种错觉,就像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