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小心!”一道惊呼声响起,严舒茉的腰上,就缠上了一只强健的手臂,将她娇小的身子,卷到一个宽阔结实的胸膛。

    白臣亚的身体撞到了方伟,只是一下,很快就站稳了。

    连带着,也松开了抱着严舒茉的手。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,全都集中在他怀里差点摔倒的严舒茉身上,纷纷关心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的脸色很难看,肯定是吓到了,先坐一会儿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呀,连手都是冰凉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茉被包围在人群中,身体都是僵硬了。

    耳边一直嗡嗡的响着大家的关心,可是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,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:完了,她把嘴里含的那口酒,给吞下去了!

    她现在去洗手间催吐,还来得及咩?

    不对,她现在更想知道的是,刚才到底是谁推了她?

    还推的这么用力!

    要不是白臣亚拉了她一把,她刚才肯定就直勾勾的往方伟的怀里扑进去了。

    严舒茉定了定神,就朝着周围的人都看过去。

    可刚才大家都围着方伟敬酒,人乌压压的挤在一起,她根本不记得,到底谁站在她后面……

    聚餐上发生了小插曲,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严舒茉一个人坐在餐桌上,大家见她受了惊,也没有再敬她酒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小脸,却越来越红,越来越红……

    最后整个人都有些蔫蔫的趴在桌子上,想要找手机给司机打电话,可是摸了半天,都摸不到自己的手机……

    “她好像喝醉了,我先送她回去。”白臣亚从位置上站起来,跟主管打了声招呼,伸手就去扶严舒茉。

    看着她红通通的小脸,眉心拧得很紧。

    只是一杯酒而已,她的脸怎么会红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在忙着巴结方伟,加上聚餐快结束了,不少喝多了的同事,都互相搀扶着离开包间。

    所以白臣亚扶着严舒茉离开的时候,没有什么人注意。

    一出了饭店,迎面吹来的夜风,有些冰冷。

    让人的神智,稍微回来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回家……我得回家……”严舒茉眯了眯晶莹的双眼,嘟哝道。

    她有门禁的,九点不回家,严承池就会出来找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家在哪?我送你回去。”白臣亚扶着她娇小的身子,将她扶到路边,伸手就拦了一辆计程车。

    可问了几次,怀里的人儿,都像是醉狠了,一直嘟哝着回家,却说不清楚地址。

    白臣亚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他手边没有电脑,想要破译投资部的员工个人资料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先开车。”白臣亚朝着司机吩咐了一声,旋即就报了自己的公寓的地址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家在哪里,他就只能将她带回自己家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半路,醉狠了严舒茉,就开始发酒疯了。

    扯着他的衬衣开始一个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你啊……帮我挡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知道……知道你偷偷换成了白开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拉我的那一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臣亚身体微微一僵,眼底掠过一抹歉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