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没、没什么,我就是太渴了,喝得有点急。”严舒茉回过神,就发现白臣亚正在看她。

    而且眼神十分诡谲。

    她承认她刚才不应该在他说谎的时候笑,可是他那么一本正经的说谎,她真的忍不住……

    “严舒茉……我记得,我们董事长和总裁也姓严。”有同事发现什么,蓦地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严舒茉心里咯噔了一下!

    正紧张着,准备说什么的时候,旁边就有同事先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?我们总裁是董事长的儿子,当然都姓严,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这个世界上同名同姓的都多了去了,何况只是同姓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没准五百年前都是一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茉身体僵硬的坐在位置上,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果然不能看人笑话,一眨眼就报应到自己身上了。

    还好大家都不相信,董事长千金会潜伏到投资部当一个小实习生,所以这个话题刚开始,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酒来了,大家都满上,等会儿新部长一来,一起先敬他一杯。”主管一见服务员将酒端上来,立时吩咐道。

    看见摆到自己面前的酒杯,严舒茉神经一瞬间绷紧了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不怕,就怕酒!

    传说中的一杯倒……

    而且要是被爸爸和哥哥知道她背着他们偷偷喝酒,她一定会死翘翘的!

    不行,她得想个办法!

    看见服务员放到她面前的酒杯,严舒茉的脑子迅速的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佯装好奇的端起酒杯,端到面前闻了闻,然后趁着没有人注意的时候,偷偷的将白酒倒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因为是新人,她跟白臣亚的位置紧挨着角落。

    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动作。

    等她将空酒杯倒上了白开水,重新放回桌子上的时候,终于松了一口气!

    “方部长来了!”

    不知道谁高呼了一声,包间里的人,就都齐刷刷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下一秒,一个腆着啤酒肚,穿着灰色西装,略有些肥胖的中年男人,就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的肥肉,随着他走路,还一晃一晃的。

    眼睛有些小,给人的感觉,很有城府。

    “方部长好!”

    主管一个手势,大家又是齐刷刷的一声问好。

    整个包间里的气氛,仿佛一瞬间热络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有白臣亚和严舒茉,都盯着刚出现的方伟,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方伟刚在包间里站定,像是察觉到有人在打量自己,目光下一秒就朝着他们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方部长,这是我们投资部刚来的两个新人,还不是很熟悉部门里的情况,我会尽快教会他们。”

    主管一见方伟似乎不高兴,顿时就拉下脸,看向白臣亚和严舒茉,拼命使眼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都愣着做什么?刚才不是还说仰慕方部长大名很久了,想要敬他一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茉回过神,发现自己成了焦点,连忙想要去端酒。

    可她的手刚伸出去,还没有碰到酒杯,她面前换过的酒,就被白臣亚先一步给端、走、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