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白臣亚一怔,旋即伸手扶了她一把,将人固定住。

    可他手臂搂着她的腰,看起来,两个人就像是亲密的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”严舒茉刚站稳,抬起头,看清眼前的人,身体蓦地一僵,子瞳瞪大!

    “又是你!”

    那个亲了她两次,她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的男人!

    不要以为他戴了一副眼镜,她就认不出他了。

    他居然也是严氏集团的员工?!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严舒茉回过神,才发现自己还暧昧的靠在他的怀里,着急的往后退,撞上他的手臂,整个人反而径直的扑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只能抱住他的腰。

    呜呜……

    她这样,好像在故意投怀送抱,又被占便宜了……

    她要被自己蠢哭了,哥哥,快点来救她。

    等白臣亚松开手,她连忙退出他的怀里,发现电梯里居然只有他们两个人,默默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还好还好,她丢人的样子,没有其他人看见。

    “你根本不是跟我相亲的人,昨天为什么要骗我?”严舒茉抬起头,看着眼前的男人,质问道。

    他鼻梁上的眼镜,款式老土,镜片还特别厚,都把他的眼睛给挡住了,反倒让人看不清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说过,我是跟你相亲的人。”白臣亚看着三番几次坏了他计划的女孩,眉心微微一拧。

    脸上的神情,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严舒茉:“……”他好像是没有说过。

    “可那是我跟人约好的位置,既然你不是跟我相亲的人,为什么要坐到那个位置上?”严舒茉回过神,才发现自己差点被套路了。

    “要跟你相亲才能坐?”白臣亚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,那是我妈妈专门订的位置,就是为了给我相亲。”严舒茉本能的应道。

    闻言,白臣亚很干脆的点头,拉过她的手,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笔,就迅速的在她的掌心写下一组数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电话,我赔你一次相亲,时间你定。”他薄唇微启,话落,抬头看向打开的电梯门,提步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这个要怎么赔?”严舒茉抓住他的手臂,错愕的问道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听说过,相亲还能赔的……

    “我跟你相亲一次。”白臣亚很淡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严舒茉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从“我赔”到“我跟”,她真的没有被套路吗?

    “记住,我叫白臣亚。”白臣亚薄唇微启,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才轻轻的推开了她的手,提步出了电梯。

    “白臣亚……”严舒茉不自觉的跟着念出了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心里莫名的一紧,像是心脏被人掐了一下。

    恍惚间,好像有人在她的耳边,很认真的跟她说过自己的名字,只是她怎么也回想不起来,那个名字叫什么了。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来,才发现三楼早就到了,连忙抱紧怀里的资料,走出电梯。

    转身就朝着投资部的方向飞快的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今天是她第一天到投资部实习,可千万不能迟到……

    :妖妖的番外,是想让圆满的更圆满,不圆满的变得圆满,该出现的人都会出现,大家好奇的谜团也会一个个解开,每天至少八更,安心跟着我,后面更精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