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下一秒,白臣亚想起什么,扭头朝着街道的那一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他追踪的人的踪影!

    他嚯的站起身,转身就朝着远方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留下一个彻底傻眼的严舒茉,伸手摸了摸自己被吻过的唇瓣,晶莹的大眼睛,透着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她又被人占便宜了?

    而且,还是亲完就跑……

    呜呜……

    她恨死这个跟踪狂了!

    严舒茉心情低落的回了家。

    刚走进客厅,夏长悦就连忙走到她身边安慰,“没关系,那个林少爷看不上我女儿,是他的损失,妈给你介绍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伤心的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“砰”严舒茉正准备说什么,就见一个圆滚滚的身影,被人从门外丢了进来,丢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她一下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个被揍成了猪头,连原本长什么样子都认不出的男人,又抬头看了一眼,气势汹汹,一脸怒气从门外走进来的哥哥。

    “还愣住干什么?跟我妹妹道歉!我妹妹肯跟你相亲是看得起你,你居然敢嫌弃她,信不信我揍死你!”

    严舒瀚挺拔的身躯,提步上前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英俊的脸庞,透着魅惑众生的邪魅,微微挑眉,身上尊贵的气息,就压得人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他是个众人皆知的妹控!

    谁都知道,惹谁都别惹严舒瀚的妹妹,否则肯定会被腹黑的严舒瀚给收拾的后悔来过这个世界……

    闻言,倒在地上的男人连忙朝着严舒茉就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严小姐,是我有眼不识泰山,听信谣言,说你长得又丑脾气又大,才会爽约没有出现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原谅我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茉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如果眼前这个才是应该跟她相亲的人,那她早上看见的那一个,又是谁?

    她是见鬼了咩?

    严舒茉弱弱的抬手,摸了摸自己的唇瓣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薄唇的温度,仿佛还残留在她的唇上,提醒着她一切都不是她的幻觉……

    “没、没关系。”严舒茉半响才回过神,嘟哝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现在完全糊涂了……

    是她的初吻和二吻都没有了,可是她连对方叫什么名字都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还有比她更悲催的人吗?

    顾不上众人好奇的目光,严舒茉转身就往楼上跑。

    可她的反应,看在严舒瀚的眼里,就是有人惹他的妹妹伤心了!

    看见夏长悦追着严舒茉上来,还留在客厅里的严舒瀚正一脸怒气的活动着手腕,提步朝着眼前的林少爷走过去。

    敢说他妹妹丑,还让他妹妹伤心,他今天非要将他揍成猪头不可!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城市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一间不大的公寓里。

    白臣亚刚刚沐浴完,从浴室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健硕的胸膛,透着诱人的蜜色,水珠从他稍长的刘海滴下来,划过腹部的八块腹肌,没入了腰际的人鱼线。

    他身上,只围了一条浴巾,随手抽过毛巾,擦着头发,提步走到冰箱前。

    伸手打开冰箱,从里面拿了一罐啤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