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只是……”白臣亚下意识的要解释,却忽然发现方伟已经结账离开,嚯的跟着站起身。

    提步就要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你要去哪里?”严舒茉回过神,本能的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旧账还没有算呢,他就想落跑了吗?

    白臣亚以为她是因为自己没有付钱,伸手从口袋里抽出了几百块,放到桌子上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茉看着桌子的那几张百元大钞,眉头皱成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手表。

    第一次相亲,不到半个小时,对方就跑了……

    她这算是厉害,还是不厉害?

    “嗡嗡”包里的手机蓦地响了。

    她看见上面的来电显示,连忙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怎么样?你见到人了没有?你喜不喜欢?”夏长悦关切的声音,从电话那头传来。

    她旁边,还能听见杨木雅更加着急询问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见到了。”严舒茉大眼睛一眨巴,咬了咬唇小唇瓣,又补了一句,“不过对方好像很嫌弃我,连自我介绍都没有,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人,已经被气得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严舒茉交待完,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只伤心了一秒,看见眼前的蛋糕,顿时就被治愈了。

    重新坐下来,继续美美的将桌子上的蛋糕,一一消灭。

    等她吃饱喝足,又用那个男人留下的钱付了账,才满意的扶着吃撑的小肚子,出了餐厅。

    街道上,阳光明媚。

    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出来散心的感觉了,难得没有保镖跟着她,她可以四处逛一逛。

    可她刚走了一段,就隐约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她好像被人跟踪了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警惕的往身后一看,没有人。

    可是她小时候被绑架了两次,第六感特别强烈。

    她就是觉得有人在跟着她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大眼睛眨巴眨巴,眼底掠过一抹狡黠,有了!

    她走到前面的一个拐角,闪身躲了进去,眼睛四处搜寻了一遍,最后在角落捡起了一块砖头,紧紧的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,是哪个坏蛋,想要跟踪她!

    街边。

    已经换了一身黑色运动的白臣亚,带着鸭舌帽潜伏了很久,一看见方伟下车,就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直跟过了半条街,才见对方的速度放慢了下来,像是要到达目的地了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也跟着放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抬手压了压自己头上的帽子,看见方伟准备过马路,脚步一快,正要追上去,眼前,蓦地出现一抹娇小的身影。

    抡着一块钻头,就朝着他拍了过来。

    嘴里还大喊着,“我揍死你个跟踪狂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臣亚训练有素的身手,眼疾手快的往旁边一闪。

    刚站稳,就看见抡着板砖的女孩打不到人,重心一个不稳,就朝着前面扑了出去!

    “小心!”白臣亚一个箭步上前,搂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却被她拽的一起往地上倒!

    “砰”两个人一起摔到了地上,他的唇,稳稳的贴住了她的!

    两个人,一下都愣住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