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耍赖!”易海音一回过神,连忙扛起瀚瀚,转身就朝着严承池的背影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瀚瀚比茉茉重多了,严承池先下手为强,明显占了体重上的优势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让易海音抱着要跟他抢女儿的瀚瀚,简直怨念……

    为了能顺利接到新娘,两个人谁都不敢喘气。

    可等他们拼死拼活的冲到路口,才发现路口只有阵阵冷风,连个鬼影都没有,哪里来的新娘?

    他们又被耍了?!

    “茉茉,告诉爸爸,妈妈去哪里了?”严承池扫了一眼空荡荡的街道,黑眸一闪,顿时蹲下来,伸手抓着茉茉的小肩膀,贿赂道。

    “告诉爸爸,爸爸会给你买很多蛋糕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咩?!”小公主的眼睛顿时就亮了,趴到严承池的耳边,就开始嘀咕。

    易海音听不见,只能低头看着他面前的瀚瀚,一脸的纠结。

    让他收买瀚瀚,万一瀚瀚的条件,是要他的女儿当小媳妇怎么办?

    打死不能同意!

    易海音看见抱着茉茉就准备离开的严承池,一把抱起瀚瀚,就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他问不到,他能跟!

    夏长悦跟颜灵一定不会分开,只要一直跟严承池,他就能找到颜灵。

    “想要知道颜灵的下落?”严承池突然停下脚步,好心的看向身后的易海音。

    莫名的,易海音脊背一凉。

    他能说他现在已经有点后悔,跟严承池一起举办婚礼了吗?

    他想他的灵儿了,其他人都是坏人……

    “我要易家新产业开发的优先合作权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易海音一下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易家的新产业开发,是他负责的,没有人比他清楚这里面的利润有多大,他还没有开始启动项目,就被严承池盯上了。

    可是不答应……

    易海音扭头看了一眼怀里的瀚瀚。

    他宁可割肉,也绝不会跟觊觎他女儿的臭小子合作!

    “我答应,灵儿在哪里?”易海音走上前,心不甘情不愿的启唇。

    等他找到灵儿,他一定要告诉她,这些人有多坏,专门欺负他……

    “教堂里。”严承池眸光微闪,咬牙启唇。

    一想到杨木雅提前将新娘送到教堂,却故意让人留下来耍他们,就气得牙痒痒呀。

    他怎么就这么倒霉,摊上了个不好对付的丈母娘!

    还好还有易海音这个悲了个催的给他垫底,稍稍能安慰一点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重新回到车上,就迅速的朝着刚才来的教堂,又打着空车,重新赶了回去!

    海边的哥德式教堂里。

    两个先一步被送到教堂的新娘,正眼巴巴的等着自己的丈夫出现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来,该不会是半路被刁难的悔婚了吧?”夏长悦一身洁白的婚纱,拖曳的裙摆,格外华贵,将她娇美的脸庞,衬托的无比迷人。

    此刻,脸上没有待嫁新娘的喜悦和羞涩,反而是满满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不会悔婚的,我是怕他揍瀚瀚……”颜灵同样一款白色的婚纱,站在夏长悦身边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