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什么都没有解释,只是闭上眼假寐。

    他不是严盛,不会因为仇恨,就让自己的双手染血。

    严立顺不是严家的子孙,他的将来,要看他自己的造化,与人无尤。

    车子刚刚靠近杨家祖宅,严承池就瞥见了站在门口,等着他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眼底的阴霾,因为看见她娇小的身影,渐渐的散去……

    车子停下来,他立时伸手推开车门,提步上前,将身上的黑色风衣脱下来,披到夏长悦的身上,将人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这么冷,怎么跑到外面来了?”严承池皱着眉,声音沉下来。

    她还怀着宝宝……

    “我担心你。”夏长悦伸手抱住了他健硕的腰身,踮起脚尖就主动吻住他的唇,“严承池,你不是孤单一个人,你还有我,还有大小宝贝,还有小小宝贝……”

    她已经听说监狱里发生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抱着她的手臂,微微收紧,低头堵住了她的唇,掌握了主动权。

    吐气如魅,“夏长悦,勾引我的代价,你现在付得起吗?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o(╯□╰)o……”-

    这一天。

    阳光明媚,万里无云。

    就连空气中,都散发着爱情甜蜜的味道。

    向来低调的杨家祖宅,被重新翻修的崭新,处处透着喜庆。

    大门口悬挂着彩带,进入杨家的每个路口,都被铺上了红地毯。

    沿途都是空运过来的鲜花,将整个杨家祖宅,都装点的美轮美奂……

    一整排的加长豪华婚车,占了整条街道。

    最前面的一辆车,久久等不到新娘,新郎已经焦急的从车子里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身正式黑色手工西装,将严承池原本就伟岸的身躯,衬托着尊贵无双。

    修长的双腿,包裹在西装裤下,只是简单的往门口一站,杨家祖宅的气压,立时就低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微微抬起头,完美的五官,汝瓷的脸庞,都透着惊心动魄的魔魅。

    见他下车,坐在第二辆车上的易海音,也跟着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与严承池相反,易海音身上的白色西装搭配黑色衬衣,更加符合他温润公子,俊美清冷的形象。

    一下车,就抬头朝着杨家祖宅的方向看,像是在找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找不到,索性走到严承池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易海音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想知道怎么回事。”严承池冷冷的启唇。

    接新娘的时间到了,可是他们的新娘,居然一个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她们这是一对好姐妹,临到结婚的关头,突然悔婚不想嫁了,所以双双带球逃跑了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可能,严承池跟易海音的脸色齐齐一变!

    将手上的手捧花丢给身边的助手,就着急的提步往杨家祖宅里跑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们走到杨家祖宅门口,就见管家从里面走了出来,手上还牵着瀚瀚和茉茉两个小人精……

    “两位新郎,你们的新娘已经提前在指定位置等你们了,今天接新娘的规矩是,一个人抱一个花童,谁先跑到前面的路口,谁就能接到自己的新娘,后面的那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完,严承池已经一把抱过小公主,转身就跑!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