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你坚持要见我最后一面,就是为了说这个?我为什么要答应你?”严承池伟岸的身躯,往椅背上一靠,冷冷的睨着他。

    严盛当年为了得到严家的继承权,杀了他爸爸和爷爷的时候,也没有想过要放过他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妈妈带着他躲到没有人找到的地方,恐怕他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现在严盛死到临头,倒是想到来找他求情,让他放过严立顺,不觉得自己可笑吗?

    “你……顺儿还只是一个孩子,你放过他……”严盛没有想到,严承池会这样反讥他,一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当年也还只是一个孩子,你有想过要放过我吗?”严承池双手撑在桌面上,缓缓的俯身,靠近严盛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一心想着,要斩草除根,免得后患无穷?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想对我的顺儿做什么?严承池,你放过我的顺儿,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……”严盛伸手抓住了严承池的手臂,用力的抓着他,就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他的儿子死了,他只有最后一个孙子了。

    他的孙子不能有事,绝对不能有事……

    “我现在的想法,跟你当年的一模一样,你休想我放过严立顺,我一定会将他千刀万剐,最后再送他给你陪葬,让你们爷孙俩,到地狱里去团聚!”

    严承池狠狠的甩开了严盛的手,嚯的从椅子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深邃的黑眸,氤氲着仇恨的光芒。

    狠狠的盯着想要扑到他身上,却站不稳摔倒在地,挣扎着要爬起来的严盛。

    “你放过我的顺儿……顺儿……”严盛不断的朝着严承池伸出手,指甲断裂,指尖全是血迹,不甘心的在地上抓着,想要抓住什么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站在他面前,自始至终没有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脑海里,一直在回旋着,四年前,严盛将他从g市接回来,悉心培养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可下一秒,所有的恩情,全都变成了精心算计的利用。

    他的父母,他的爷爷,他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至亲,都是因为严盛,惨遭枉死……

    严盛作恶多端,就算是死一百遍,也赎不了罪!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久久等不到严承池的答案,严盛一个支撑不住,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人就重重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周围立时有人上前查看……

    “他死了。”简单的几个字,宣告了严盛一生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黝黑的子瞳,蓦地一紧,整个人都微微一僵。

    静静的站在原地,看着他匍匐在地上的尸体,半响,才转身离开……

    金特助办完了所有的手续,才回到车上。

    “池少,严盛癌细胞扩散,已经死了,严立顺要怎么处置?”金特助还记得严承池刚才在严盛面前说的话,恭敬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严承池阖了阖双眼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“找一家好一点的孤儿院,送他进去,不需要特殊照顾,但也别让人随意欺负他。”

    “池少……”金特助意外的抬头看向严承池,像是没有想到,严承池会善待严立顺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