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晶莹的双眸微微一闪,轻声的道。

    对有些人来说,活着未必比死了好。

    严盛做了这么多坏事,真的让他死了,反而便宜他了,就该让他余生都在监狱里忏悔他犯下的错。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金特助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完电话,就见他脸色微微一变,震惊的挂了电话,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池少,刚刚收到消息,严盛在押送的过程中晕倒了,被检查出了肺癌,已经是晚期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黑色的子瞳猛地一缩,眼底掠过一抹错愕。

    严盛的胃癌是假的,现在却被检查出真的肺癌,这就是报应吗?

    法律没有要了他的命,天理循环,却没有放过他!

    “池少,警方的人说,严盛一直要求要见你。”金特助走上前,蓦地启唇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沉默了几秒,才缓缓的看向夏长悦,低头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蜜月的行程我慢点再陪你看,我先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看严盛吗?我陪你一起去……”夏长悦伸手抓住他的衣袖,不放心的道。

    严盛死不足惜,可是她心疼严承池。

    让他一个人去面对严盛,他一定会想起自己的亲人,都是无声无息的惨死在严盛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你怀着宝宝,不适合去监狱。”严承池没有给她抗议的机会,将夏长悦打横一抱,就朝着办公室外走。

    先将夏长悦送回杨家祖宅,才开车去了看守所。

    只是短短的一个星期,原本意气风发的严盛,就形同枯槁。

    看见他的第一眼,严承池几乎要怀疑自己认错人了。

    严盛的身边,还有警员陪同,带着手铐,步履艰难的走到严承池面前。

    周围森冷的空气,越发将他枸偻的身影,衬托的可怜又可悲。

    “看见我落到今天的下场,你应该很得意吧?”严盛的声音,像是鬼魅一般,沙哑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的下场,是你咎由自取。”严承池缓缓的抬起头,黑眸里,氤氲着嗜血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宁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,他的父母都安在,他们一家人,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切,都被利欲熏心的严盛给毁了!

    “严家算是你的恩人,可是你做了什么?恩将仇报!严盛,你活该一无所有,不得好死,你要的一切,永远都不可能得到,这就是天理循环,报应不爽!”

    严承池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盛被训斥的面红耳赤,想要说什么,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他已经没有可以跟严承池斗的资本了……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现在是你赢了,我已经病入膏肓,也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……咳咳咳!”严盛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突然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想要抓严承池的手,却怎么也抓不到。

    脸白如纸,嘴里还含着血。

    “放过……我的孙子……我做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过我的顺儿……算我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严盛的手指,用力的抓在桌子上,指甲都扣进了木头里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