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惊得都忘了该有什么反应,只是呆呆的看着。

    看着夏华一步步的朝着杨木雅走过去,走到她身边,将杨木雅抱进他的怀里……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夏华因为强行走路,额头上,全是冷汗,可他抱着杨木雅的手,却不断的收紧,将她发抖的身体,紧紧的按在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轻轻的拍着她的背,像是在安慰一个害怕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悦悦很健康,她长大了。”夏华说话很艰难,可却不断的在杨木雅的耳边轻喃。

    低沉的声音,仿佛透着魔力,让失控的杨木雅渐渐的变得安静,靠在他的怀里,无声的流泪。

    她恨了二十四年,才发现她恨错人了。

    他肯定也跟她一样吧?

    这二十四年,他每天看着他们的女儿,心里对她的,只剩下恨了吗?

    “我恨你,可是,我知道,我还爱你。”夏华像是看出她在想什么,大手轻轻的穿过她的发丝,捧住她的后脑勺,低头专注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爱了,我不会,这么多年,都还恨着你。”

    不爱了,就该忘了。

    他无法释怀,就是因为,他还爱着,深爱着她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结婚了……”杨木雅推开他,脆弱的像个孩子,委屈的眼神,看着夏华。

    他口口声声爱着她,却跟另外一个女人组成了家庭,还让她的女儿,喊别的女人妈妈!

    “我跟惠心,只是形婚,并不是,真的,夫妻。”夏华眸光闪了闪,还是开口回答了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惠心,是照顾夏长悦长大的那个妈妈。

    夏华心里一直装着杨木雅,怎么可能会这么快的爱上别人。

    会结婚,不过一场阴差阳错。

    当年的他,心灰意冷的带着女儿离开s市,为了躲避杨家的眼线,不断的变换城市,一直到遇见惠心。

    当时他带着女儿,正准备去医院检查,路上,襁褓中的女儿犯病了,当时在路边,是惠心替夏长悦急救,还用自己的车,及时的将夏长悦送到医院,才保住了夏长悦的小命。

    夏华也是后来才知道,惠心不能生育,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所以格外的喜欢小孩子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她跟前夫离婚了。

    两个情殇的人,因为一个孩子相识,惠心更是一眼就爱上了夏长悦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孩子,主动希望能帮夏华照顾女儿。

    夏华当时一无所有,女儿高昂的医药费,需要他去挣,加上他确实不如医护专业出身的惠心会照顾孩子。

    多方面考虑下,他就将女儿交给了惠心照顾。

    等他将夏家的产业做起来的时,跟惠心的相处,也已经像家人一样。

    无关乎男女之情,只是两个互相取暖的知己。

    惠心心里有人,也知道他有深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所以当惠心跪着求他,让她留在他身边,继续替他照顾女儿的时候,夏华答应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希望夏长悦能在一个健康、完整的家庭里长大,所以两个就领了结婚证,当一对名义上的夫妻……

    “我从来,没有,背叛过你。”夏华一字一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