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管家的话落,不安的抬头看了一眼杨木雅。

    杨木雅脸色苍白如纸,哆嗦着唇瓣,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夏华听见杨木雅是早产,不是专门去医院引产,也愣住了,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既然悦悦已经奄奄一息,为什么你们当时没有人告诉我,还跟我说卫擎斯到医院偷走了孩子?悦悦身上又怎么会有引产残留的药物?”

    杨木雅的脑子里,蹦出一个又一个问题,每一个,都揪着她的心脏。

    她仿佛已经猜到了什么,只是无法将答案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从一出生,就经历了反复的抢救,注射的药物种类很多,最后一次,为了保住她的性命,老总裁准许医生注射了当时新生儿禁用的药,可就算是这样,医生也说,大小姐九成是活不下去了,老总裁一直希望,你能迷途知返,断了跟卫擎斯的关系,所以……所以他……”

    管家闭上眼睛,缓缓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老总裁让人告诉卫擎斯,你是不想再跟他在一起,才会狠心将肚子里已经成型的孩子引产,又在同一时刻,拍摄了卫擎斯从医院抱走孩子的视频,来让大小姐误会,是卫擎斯偷走了你们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从一出生,就用了很多的药,药物检查的结果,自然会出现偏差。

    只是谁都不会想到,这样的偏差,会让夏华信了杨作的谎言。

    就此误会了杨木雅。

    而同时,杨木雅也认定了夏华是因为只要女儿不要她,才会连她的面都不见,就偷偷的从医院将孩子偷走了……

    两个人因为一个人为的误会,一错过,就错过了二十四年!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杨木雅支撑不住,跌坐在地,整个人像是被抽中了灵魂,双目呆滞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居然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卫擎斯没有不要她,他只是被人骗了,以为她狠心不要他们的女儿,所以怨恨她。

    她怎么忘了,杨作不喜欢卫擎斯,就算她生下了卫擎斯的孩子,杨作也不会让卫擎斯来见她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找他求证,是他根本见不到她呀!

    杨木雅几乎可以想象的到,卫擎斯那么期待他们的宝宝出生,可等他看到他们的女儿时,奄奄一息的小婴儿,还有被买通的医生和护士告诉他,她残忍的放弃他们的孩子,他会有多崩溃……

    而那个时候的她,还在病房里,傻傻的等着他出现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知道,他不会出现了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她父亲,一手策划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杨木雅双手抱着头,蜷缩在地上,崩溃的嘶吼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夏长悦从震惊中回过神,看见承受不住打击的杨木雅,刚要上前,就被严承池拉住了。

    她肚子怀着身孕,现在靠近情绪崩溃的杨木雅,太危险!

    “严承池……”夏长悦刚要挣扎,就瞥见身边,坐在轮椅上的夏华,缓缓的撑着轮椅的扶手,咬着牙,用尽全身的力气,站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