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可只要一想到她平安的生下了他们的宝宝,她心里的喜悦却怎么也无法抑制。

    她迫不及待的等着他出现,想要让他将宝宝抱给她看看,一起给他们的宝宝取名字……

    可她等到的,却是他从保温室将她女儿偷走的消息!

    他只要他的女儿,不要她了……

    杨木雅的心脏,像是被人狠狠掐住一样,过了这么多年,仅仅是回忆,都能让她喘不过气,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她一直想要找到卫擎斯,想要问问他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抛弃她,为什么要这么狠心,连一点念想都不留给她,让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过了这么多年……

    这二十四年,他能想象她一个人,天天从天黑流泪到天亮的画面吗?

    她经历了产后抑郁,经历了一个人生无可恋,只能用仇恨武装自己……

    那时的他在干什么?

    另娶他人,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……

    “说谎的人,是你。”夏华缓缓的启唇,看着情绪激动的杨木雅,他的眼底,也沉淀着无法掩饰的哀伤。

    抬头看了一眼夏长悦,似乎在犹豫什么。

    “爸,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,你能不能告诉我?我已经长大了,不管真相是什么,我能承受得起。”夏长悦被夏华捧在手心里长大,一看见夏华的眼神,就知道他接下来要说的话,一定跟她有关。

    她也一直想要知道,当年到底还发生了什么,才会让明明深爱的父母,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“悦悦会早产,是你答应了,跟严家的婚事,到医院去引产……”夏华不能流利的说话,语速很慢,可就是这样慢慢说出口的一句话,却让在场的人,都震住了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都齐刷刷的看向了杨木雅。

    “你在胡说什么?”杨木雅身体一晃,几乎要站不住,伸手扶住了身边的餐桌,瞠目结舌的看向夏华。

    她去医院引产……

    她将他们的宝宝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,她怎么可能到医院去引产!

    “你就是因为这个,才会到医院,一句话都没有跟我说,就从我身边将女儿偷走?”杨木雅瞪大了眼睛,眼泪不断的从眼眶滚落。

    扶着桌子的手,用力到手背青筋泛起。

    声嘶力竭的吼出声。

    “卫擎斯,你个混蛋!”

    他为什么就不来看她一眼,哪怕问她一句……

    他连一个辩白的机会都没有给她,就判她死刑。

    让她跟自己的亲生女儿分离了二十多年……

    “悦悦出生时,没有哭声,医生说,是因为引产,用过药的缘故。”夏华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他们的女儿已经七个月了,她难道感觉不到宝宝在她肚子里的跳动吗?

    她怎么忍心,不要他们的宝宝?

    夏华回忆起自己当时从保温箱里,第一眼看见小小一只,还没有一只猫大的小婴儿,又从护士的口中得知她可能活不了太久……

    那种初为人父的痛,狠狠的揪着他的心!

    他根本接受不了,他深爱的女人,会放弃他们的孩子,他当时想要见她,想要亲口质问她,可是当时杨家的人根本不让他见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