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刚要开口说什么,瞥见正从门外进来的夏华,一下就噎住了,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猛地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,你怎么了?没事吧?”夏长悦连忙给她递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杨木雅接过水杯,就猛灌了自己一口,才缓过神来,瞪着刚到门口的夏华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器官突然衰竭,陷入昏迷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收到的,消息是,你因为,心情抑郁,突然高烧,神志不清了……”夏华一句话,说得艰难,话刚说到一半,像是突然明白什么,跟杨木雅齐刷刷的抬头看向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干的!”夏长悦想也不想的摆手,将眼前这个烫手山芋丢给了严承池。

    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!

    夏华跟杨木雅都不是普通人,一瞬间就反应过来,被人设计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对上严承池似笑非笑的眸,再一想到自己急匆匆赶过来的理由,两个人都莫名的沉默了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还以为他们直接上去揍严承池一顿,正想着一会儿要怎么救严承池,见夏华跟杨木雅都安静下来,她自己也愣住了,茫然的蹭到严承池的怀里。

    她爸妈……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被严承池刺激傻了?

    “人生没有多少个二十四年,你们已经错过一次了,难不成,真的要等到像刚才那样,知道对方出了事,才开始懊悔?”

    严承池将夏长悦抱进怀里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语气里,充满着感慨。

    他错过,所以他知道那种遗憾。

    他跟夏长悦只是分开了四年,他都无法忍受,更何况是二十四年……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我关心他?他偷了我女儿,我看在悦悦的面子上,不记恨他就算了,我刚才只是担心他现在死了,你们的婚礼还得延后守丧,我嫌晦气!”

    杨木雅还记得夏华之前的冷漠,气鼓鼓的讥讽。

    知道他没事,转身就准备上楼。

    “我承认,我还关心你……”夏华的语速很慢,却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简单的一句话,瞬间就将杨木雅的脚步定住了,错愕的回头,看向他。

    表情就跟见鬼了一样!

    他之前在病房,还各种嫌弃她,连话都不愿意跟她说,现在居然会承认自己还关心她……

    等等,他刚才说……他还关心她?

    杨木雅像是突然反应过来,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那句话的意思,是她想的那样吗?

    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丝在乎她,当年为什么要那么无情的抛弃她,就连他们的女儿,都不让她看一眼?

    “你说谎!你根本就是在说谎!卫擎斯,如果你有一点点的在乎我,当年就不会在我刚生完孩子,就偷偷的带着女儿离开!”

    杨木雅失控的转过身,将自己憋了二十几年的话,吼出声。

    双眼泛红,怨恨的瞪着眼前的夏华。

    身侧的手,紧紧的攥成拳。

    二十四年了,她只要一想到那一天,全身都会禁不住的发抖……

    杨木雅缓缓的闭上眼睛,眼前仿佛还能出现那天的画面。

    她从昏迷中醒来,虚弱的躺在病床上,连呼吸都是疼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