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华的话一出口,他自己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明明说过,不会再对她抱有任何的希望,可每一次她出现在他面前,就是对他的一次考验。

    看见她眼睛里的委屈,他的心,就不断的在动摇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错过了二十四年,人生没有那么多的二十四年。

    他很想要知道,当年她做出那样选择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他,哪怕只是一秒……

    可当他真的问出来的时候,他的心脏一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紧张。

    控制不住的紧张。

    甚至抗拒去听她的答案,就怕会听见更加残忍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啊?”杨木雅正弯着腰,跟护士学习怎么替他按摩腿部的肌肉,乍一听见他的声音,有些意外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华眉心微蹙。

    分不清,她刚才是真的没有听见,还是假装没有听见?

    正要再开口问的时候,就见一直在银杏树下的林律师像是按捺不住,突然提步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杨总,你脚上的伤还没有痊愈,不能长时间站着,像是伺候病人这种事情,还是让护士来吧,也更专业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关你,什么事?”夏华突然开口,简单的几个字,透着绝对的肃杀。

    语气十分的不客气,像是发现自己的宝贝被人觊觎了一样,冷冷的瞪着林律师。

    这样的夏华,让杨木雅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像是二十多年前,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她,性格张扬,喜欢带着他往人多的地方扎,身边总不乏喜欢她的男生。

    每次一有人跟她搭讪,卫擎斯就会冷下脸,分分钟能将自己变成制冷剂,将对方冻成冰块。

    然后才嚣张的上前,将她抱起来就走……

    夏华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不对劲,说完,突然就抬手让护士推他回病房。

    杨木雅顾不上安慰林律师,转身就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卫擎斯,你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呢,你问了我什么?”杨木雅跟进了病房,就见护士已经扶着他躺到了病床上。

    “杨总,没有别的事,我就先出去了。”护士恭敬的俯身,见气氛不对,连忙离开。

    夏华像是真的生气了,一躺下来,就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他的睫毛还在动,根本没有睡着,只是故意不搭理她。

    杨木雅眯了眯双眼,走上前,就坐到他身边,像是念经一样,不停的问着同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夏华受不得的转过身,继续没有理她。

    等了几分钟,杨木雅也怒了,伸手就掀开了他身上的被子!

    夏华嚯的睁开眼睛,四目相对,他看见了她眼里的怒意,就在他以为她要动手的时候,杨木雅突然往床上一躺,就睡到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重新盖上被子,两人零距离的接触着。

    对上夏华震惊的目光,她反而笑眯眯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困了吗,那你睡呀,我就在这里等着你,包管你只要一睡醒,就能第一眼看见我,把我们刚才没有聊完的问题,继续说完。”

    夏华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她这是威胁,还是对他耍流氓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