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的婚纱一早就订好了,现在突然换婚礼的形式,很多东西都来不及准备,加上她知道,她的女儿喜欢那件婚纱。

    那是她将夏长悦接回杨家后,第一次亲自准备的,送给女儿的东西。

    对夏长悦和她而言,都有不一样的意义。

    杨木雅说什么都不肯换。

    唯一的选择,就是说服夏华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华听见她的话,眸光微闪。

    他缓缓的抬起头,看向杨木雅。

    杨木雅明显是着急了,她白皙的脸庞,此刻透着一丝恼怒的绯红,像极了他们谈恋爱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要她吵不过他,就会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,红着脸,眼巴巴的看着他,等着他退步。

    夏华的记忆,像是倒退回了二十几年前……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跟她说过,其实她每次生气的时候,他就想要道歉了,只是他爱极了她委屈的时候,冲着他撒娇耍赖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所以每一次,都会故意逗她……

    “你哑巴了?倒是说话呀!”杨木雅等不到夏华开口,以为他不肯退步,沉不住气的低吼。

    闻言,夏华才回过神,目光却是看向他们身后,站在银杏树下,等着杨木雅的林律师。

    捕捉到那抹阴魂不散的身影,夏华的眸光一暗。

    “给我,按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杨木雅一愣,以为自己幻听了。

    他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是,将她当成了他的小跟班?居然让她给他按摩。

    他就不怕她会一气之下,没有控制住,将他给掐死了?!

    “不按,就算了。”夏华话落,示意护士推他回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杨木雅抓着轮椅不放,脸上全是挣扎。

    她活了这么多年,唯一遗憾的事情,就是不能亲自照顾自己的女儿长大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她能为女儿做一件事情,什么条件她都愿意答应。

    再说了,夏华昏迷的时候,她又不是没有伺候过他,就当日行一善!

    “是不是只要我帮你按摩,你就答应我,让悦悦举办西式婚礼,穿我给她准备的婚纱?”杨木雅为了防止他耍赖,将条件说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还特意加上了婚纱两个字!

    夏华没有开口,而是径直的见手臂伸到杨木雅的面前,示意她可以开始了。

    杨木雅:“……”

    让他得意,再让他得意,等婚礼结束,他这个爸爸的用处完了,看她怎么收拾他!

    杨木雅暗暗的在心里腹诽,才觉得心情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站在院子里,就开始替夏华活动手脚。

    有不确定的地方,还会问一下身边的护士……

    夏华看着她专注的样子,鼻尖上沁出的薄汗,眼神渐渐变得温柔……

    他一开始提这个要求,是为了故意刺激林律师。

    可到最后,看杨木雅却看得连身边的人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他的世界里,只剩下她……

    她专注的目光,她温柔的手法……

    他能明显的感觉到,虽然在生气,可一举一动,都在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夏华心里微微一动,一股冲动,蓦地涌上心脏,让他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当年,为什么,要这么做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