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美丽叔叔,你是来带小公主去买蛋糕的咩?”茉茉漂亮的眉眼笑得弯了,伸手抱住了尚凌司的大腿,一脸期待。

    自从她的私房钱被偷了,她就不能偷偷去买蛋糕了,只能撒娇卖萌骗哥哥给她买。

    可是哥哥的零花钱也要给她吃完了,她得找一个吃不穷的靠山……

    茉茉想了很久,还是觉得美丽叔叔最合适,有钱、又疼她,简直完美!

    “好,叔叔给你买蛋糕,你喜欢吃什么蛋糕都买。”尚凌司作为一只单身狗,听见心爱的女人的婚讯,正忧伤着,他的小天使就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算她要天上的星星,他都会毫不犹豫去摘。

    “小公主最爱美丽叔叔了!”茉茉活脱脱一个小人精,一见尚凌司答应,搂住他的脖子,嘟起小嘴,就朝着他的脸吧唧了一口。

    一听见自己的小天使说爱他,尚凌司刚刚受伤的心灵,顿时就被治愈了。

    结婚就结婚,他单身他光荣,他可以天天陪着他的小天使……

    看见尚凌司被小公主算计了,还一脸的满足,杨家的客厅里,顿时爆发出一阵愉悦的笑声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严氏集团。

    严承池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伟岸的身躯,就站在落到窗前,俯瞰着整个城市,黑眸里,沉淀出一抹复杂的光芒。

    今天是严盛判刑的日子……

    “叩叩——”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,蓦地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金特助从外面大步的走了进来,恭敬的回禀,“池少,关于严盛伪造遗嘱的事情,已经查清楚,属于他名下的所有财产,将会依据严老爷子的真实遗嘱,全部归到你的名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严盛呢?”严承池蓦地启唇,打断了金特助的话。

    严盛伪造遗嘱的事情,罪证确凿,他抵赖不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更关心的是,严盛杀害了他父亲和他爷爷的罪行,会怎么判。

    “当初让严盛撕掉的那份血检报告,只是复印件,原件和其他的证据,我们已经全部提交,医院里跟严盛串通的医生也已经供认不讳,当年确实是严盛让他往严老爷子的药里加了毒素,因为量很少,所以一直没有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金特助顿了顿,才重新开口。

    “还有,当初严盛装病的事情,也是这个医生全程负责,算得上是严盛的心腹,被捉拿归案后,对自己所犯的罪行,全都供认不讳,严盛买凶杀人罪行成立,鉴于情节恶劣,判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死刑成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子瞳猛地一缩。

    “严盛不服,已经提出了上诉,他的辩护律师说他因为从小被亲生父母遗弃,有童年阴影,长期抑郁,有精神方面的病史,要求轻判,如果能提供确实的证据,恐怕真的有可能会被改判。”

    金特助不甘心的道。

    严盛做了这么多的恶事,要是这样的人还能活着,简直没有天理!

    “池少,严盛还提出要见你,要去见他吗?”金特助想起什么,蓦地抬头,看向严承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