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明明开枪打中了尚凌司,尚凌司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?

    “老狐狸,还好我早有防备,不然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尚凌司伸手将伸手的外套脱下来,露出穿在身上的防弹衣,挑眉看向严盛。

    “早就知道你这种人,不可能好好的等死,既然你喜欢作死,我当然要成全你,现在你的罪名又多了一项,非法持枪,而且企图谋杀!”

    严盛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他现在完全觉得自己成了一个跳梁小丑,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!

    这绝对是他一生当中,输的最惨的一次……

    一败涂地!

    警方很快就抵达,将严盛带走调查。

    “严盛进去这一趟,恐怕就出不来了,等待着他的,将会法律最严厉的惩罚。”尚凌司抬头看向面无表情的严承池,走上前,很哥们的伸手揽住他的肩。

    “喂,大仇得报,这么高兴的事情,你要不要这副表情?真觉得严盛是你的恩人,舍不得他死?”

    “你弯了?”严承池蓦地启唇,风马牛不相及的一句话,目光落到尚凌司搂着他肩膀的那只手,眼神嫌弃。

    “呸呸!我好心安慰你,见鬼的弯了,弯了也不会找你。”尚凌司缩回自己的手,就朝着易海音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有老婆,很快还会多一个女儿,看不上你。”易海音冷不丁的蹦出一句。

    尚凌司:“……”!!他只是想要吐槽一下,寻求安慰,为什么都要打击他?

    单身狗怎么了?

    他单身,他光荣!

    呜呜……

    这个世界都是坏人,他也不要做好人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杨家祖宅里。

    众人齐聚一堂,看着满面沧桑的老管家。

    老管家却一直朝着门外张望,等着迟迟没有回来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严承池从门外走进来的那一刻,老管家泛红的双眸,就再也忍不住,冲上前,伸手抓住严承池的肩膀,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,真的是我家的小少爷,属下终于等到你了……”老管家咚的一声,就跪倒在严承池的面前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看见这一幕,都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见严承池平安的回来,也忍不住走上前,伸手帮忙扶起老管家。

    “严管家有话要跟你说,一直坐在客厅里等你,不肯休息。”夏长悦轻声的启唇。

    管家原来并不姓严,是因为从小陪着严老爷子,又忠心耿耿,后来老爷子见他家里也没有什么人了,就让他改姓严,将老管家视作家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殊荣,严家上下,只有管家一个人有。

    足以见得,当年的严老爷子,有多信任他身边的管家。

    也难怪,老爷子死后,严盛第一个想要对付的人,就是管家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林律师早一步安排,将管家送离了s市,一直躲在乡下,恐怕活不到今天。

    如今,藏着一肚子秘密的严管家一看见严承池,就像是终于等到了自己的主人,一时之间,情绪格外失控。

    “严盛不是人,老爷当年对他那么好,将他当作亲生儿子抚养,让他当严家的大少爷,他居然会丧心病狂给老爷下毒,想要谋夺严家的家产……”